莫非衍

【搞事情】【秦方/裴童】家有孕夫

果木の鸭:

这篇是我写的,只有一个GN猜出来,哈哈哈哈哈哈~~~




要知道ABO是我的爱啊~~~~




南若十三坊:



谭局看看手里的报告,又抬头看看眼前这个穿西装,梳背头的男人。平日里总摆一张扑克脸的法医,此时眉梢与眼角却略有些局促不安。


“局长,我是否有必要再说明一下……”秦明还想做进一步补充,却被谭局长用手势打断。


“报告里都很详细了,简言之,就是方木怀孕要休假……”


“是的!”


“而你就是让他怀孕的那个ALPHA……”


“是的!”


“所以,我就得批准方警官的产假,好让他回家待产?”


“这是国家法律规定的,每个OMEGA都有休假待产的权利,就算他之前一直隐瞒,强装BETA……”


秦明从局长室里出来,脑海里依旧挥之不去谭局那张“WTF”的黑人脸。好在局长没说什么,准了假。压在秦明心头的那块大石头这才落了地。几个月之前,他们一大群人去吃小龙虾,方木去厕所很久都没有回来。


酒桌上,林涛和邰伟已经喝大了,大宝又是女的。于是,找人这活就落在了秦大科长的肩上。向来洁癖严重的秦科长是最不喜欢公共卫生间这种地方的,可为了找人也只得用手绢捂了口鼻,一间间地找。


找了一圈,也没见方木的影子。他打电话过去,很久才接通。电话里的方木气若游丝,十分虚弱,只说自己在停车场的警车里,后面就再也听不清了。秦明无法坐视不理,赶到停车场。一开车门,一股巨大的带着奇妙味道的信息素就扑进了秦明的鼻子。


这是一个正在发情期的OMEGA的深情召唤。身体里ALPHA的信息素与之回应起来,秦明差点就被这股气息带累着丧失理智,还好意志力比较强大,这才没失了心神。他定定看着坐在汽车后座上,满眼水汽的方木,轻轻说了句:“原来你是OMEGA……”


秉着最后一丝理智,秦明送方木回了家。翻了个底朝天,才从床底下的盒子里拿出了抑制剂,两支抑制剂灌下去,非但一点效果没有,发情的状况越来越严重了。方木痛苦地蜷缩在床上,嘴唇因为用力而咬出了血。他在用自己的意志对抗着身体的本能。


可只是这样,又怎么度过难熬的发情期。


我们秦科长虽然是处男ALPHA。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如何标记OMEGA,度过发情期,这些个理论早已在脑海里滚瓜烂熟,他只是缺乏了一点点经验而已。于是,秦大法医就在方木警官身上进行了一次理论应用于实践。做戏做全套,秦大法医是个认真且负责的人,不仅滚了床单,还永久标记了可爱的方木警官,把自己的子孙们如数灌进了方OMEGA的生殖腔里。


两个月之后,当方木苍白着脸,揪着秦明的西服领子,打算跟他“同归于尽”的时候,秦法医只轻轻说了一句:“我会负责的。”这便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秦明提了新鲜的水果推开病房的门,方木正挺着肚子坐在床上,床边上坐着一个同样挺着肚子的浅色发系的蓝男子。秦明认得,这是隔壁高间的童小春,前几天刚住进来的。童小春年纪不大,还在上大学,他的ALPHA是同系的同学,两个人只是喝了点小酒,对彼此身体好奇,就滚到了床上去。


可谁知,滚着滚着,童小春就进入了发情期,他的那位ALPHA,对,叫什么来着,哦,裴尚轩,二话不说,迅速成结标记,于是两个学生就有了爱的结晶。秦明还记得他们住进来的那天,童小春摸着滚圆的肚子,一直踹身边的裴尚轩,眼角还挂着泪。那个ALPHA也是一脸的赔小心,好话情话说了一箩筐,这才安抚住自己的OMEGA。


兴许是同病相怜,方木和童小春意外投缘,两个人经常在一起聊天,久而久之,就变得无比亲密,两个人甚至连产后的病房都安排好,要住到一起。说起他们住的医院,还要解释一番。国家为了保护数量不多的OMEGA,特意建了这座OMEGA产院。大部分OMEGA都要在生产之前办理住院,而且产院中还有相应的月子中心,供OMEGA们产后恢复与休养。


秦大法医外号秦抠抠,可对自己的OMEGA一点也不抠,不然也不会花大钱住进高等病房。裴尚轩虽然是学生,却是个富二代,高级病房神马的,对他来说是“洒洒水”的事儿。


秦明洗了水果回来,方木和小春正拿着IPAD在选购小衣服,讨论得热火朝天。秦明习以为常,用随身带着的解剖刀切了水果,码在盘子里,端给了那两位孕夫。之后,他便抄起一本《OMEGA的产后护理》,坐在沙发上细细研读。


门“咣当”被推开,背着书包的裴尚轩出现在门口,显然是刚下了课。他提着一大袋子吃的,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童小春跟前,献宝似的捧过去:“达令,都是你爱吃的!”


童小春吃着水果,朝袋子里瞅了瞅,撇嘴道:“你买那么多垃圾食品干什么,方木哥说了,我要吃健康的、新鲜的食物,这样宝宝才能健康,我才不要吃垃圾食品!”裴尚轩本来以为买了这些,会哄童小春开心,没想到还是踢到了铁板。


他咬着牙,拿出手机对着里面一通喊:“给我去买最新鲜的有机水果!”


晚上吃了饭,方木还在选小衣服,秦明把平板轻轻拿过来说:“你的眼睛还要不要了?”


方木摸着肚子说:“难道你想让孩子生下来光着啊!”


“不会啊,我自己会做的!”秦明拧了一把毛巾,开始给方木擦手,擦脸。方木笑着说:“我自己来,又不是七老八十!”
“我这是提前学习,七老八十的时候才不会手忙脚乱!”秦明不给他,继续擦着。方木没说话,由着他伺候。医院的饮食一向清淡,方木说自己嘴里都淡出鸟来了,很想吃小龙虾。秦明瞅着窗外的月色说,别吃了,辣得对身体不好。方木躺在床上不吭声。


第二天,秦科长提着一盒小龙虾来了,据说是98一斤的。他一点点剥好,一块块喂到方木嘴里。小春坐在边上,一副羡慕的样子。他回到屋里,踹踹裴尚轩道:“我想吃小龙虾!”


裴尚轩点头,掏出电话对着那头狂喊:“给我买五斤小龙虾,要298一斤的!”


春光明媚的5月,小春终于要生了。巨大的阵痛让他鬼哭狼嚎。疼得紧了,他就抓住裴尚轩的衣服大骂:“都怨你!都怨你!”裴尚轩握着小春的手,亲亲他的额头说:“都怨我,都是我的错!”


童小春又是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嚎叫。方木来到病房里,稍稍安抚了一下,接着,小春就被推进了待产室。裴尚轩想要跟进去,被童小春一把推回来道:“看着你,我哪还有力气生!”


秦明、方木以及被推出来的准爸爸裴尚轩,三个人一起在门外等待。秦明看裴尚轩坐立不安,就把OMEGA如何生产的流程说了一遍,专业的法医精准地解说各种产后并发症以及各种危险事宜,听到最后,裴尚轩的脸都白了,他拍着产房的大门嚎哭,我再也不会让你怀孕了,小春!


方木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裴尚轩,瞅瞅秦明道,这样真的好吗?


秦明不置可否,得意地微笑。


突然,方木“嘶”了一声,捧着肚子一脸痛苦。刚刚还稳如泰山的秦大法医,眼神里也掠过一丝慌乱,他扶着方木问:“怎么了?”


“好像……我也要生了……”豆大的汗珠子从方木的脸上滚落下来。


方木被推进了待产室。不一会儿,医生从里面出来,告诉秦明“方木的胎位有些不正,如果一会儿生不下来,就得剖腹。”还让秦大法医签了手术同意书。秦明整个人都不好了,呆呆地坐着,紧张地盯着门口,仿佛能看穿那道门似的。


裴尚轩凑过来,摸了一把眼泪道:“秦警官,我相信方木哥没事的,你刚跟我说的那些并发症啊,难产大出血的,一定不会在方木哥身上发生的!”


秦明有一种想解剖了裴尚轩的冲动。


漫长的等待,终于等来了好的结果。童小春生了个儿子,方木生了个女儿,虽然现阶段还不能测定两个小生命ABO的属性,但裴尚轩已经嚷嚷着要和秦明订娃娃亲了。秦明不搭理他,抱着自家闺女,亲了亲方木的手道:“辛苦了……”


方木摇着头微笑,眼角盈起一点泪花。
根据方木和小春的约定,两个孩子的小名被定为“秦小喵”和“裴小汪”。两家人订在一个套间里,经常性的看到秦明抱着“秦小喵”,裴尚轩抱着“裴小汪”,两个奶爸对着自家的孩子傻笑。


后来,秦科长变成护女狂魔,怼得裴小汪怀疑人生,那自然是另一段故事了。


评论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