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逸真】乡村套路深02

一枚情骨:

01


来了吗?南茵梦守着风家的大门口不住的张望,旁边的使女小红也顺着太太的目光望去,眼尖的看到了派去接亲的裴钰骑的那匹枣红马,欢喜道,来了,来了,太太,可算是来了,这下咱家少爷可有救了……
南茵梦也喜极而泣,对,对,我的天逸有救了。
直到被扶着下了轿,跨过了火盆,在媒婆那一声高过一声的“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 对拜,送入洞房的声音中,坐在喜床上羽还真才恍恍惚惚的有了几分嫁人的真实感,他自出生母亲便难产而死,其后家乡的又遭了天灾,父亲找来一江湖术士破解,那人一掐算,便说他是灾星转世,族人恐危及雪家,于是,在母亲的乳母羽奶奶怀抱中,不足一岁的雪家的小少爷羽还真生生被赶离的雪家,住在远离雪家的一处村落,和羽家的下人羽奶奶和羽爷爷相依为命。本以为时隔十五年,父亲终于想起了自己,要接自己回家,没想到原来是给自己寻了婆家,要自己嫁人冲喜,那要嫁的人还是只有一息尚存的风家少爷,羽家老夫妻是把羽还真当做亲孙儿疼惜的,一听雪峰的话,登即泪落如雨,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求他放过羽还真,老两口甘愿抚养他一生一世,也不叫他去给人冲喜做陪葬品。雪峰大喝一声道,你们养他,连你们都是我雪家养的狗,还要养他,羽还真若不出嫁,他就收回他们的屋子和地,把他们永远赶出雪家,羽还真虽年纪小,平日里却最听话懂事,此刻立刻跪在雪峰脚边,含泪道,千万别赶走爷爷奶奶,自己愿意嫁去风家。雪峰见目的达成,轻哼一声,拂袖而去。留下羽家两老一小,抱头痛哭。临上轿前奶奶还依依不舍的拉着他的手,教他要好生照顾丈夫,孝敬公婆,他都含泪一一答应。想到爷爷奶奶,羽还真不禁又心中酸楚,低头叹息。可能是头上的凤冠太过沉重,甫一低头,红色的盖头就势滑下,眼前由漆黑一片变作红光乍现,雕花的红木桌凳,鎏金的龙凤呈祥屏风,硕大的双喜红烛,原来这就是“洞房”啊,还挺漂亮的,突然他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声音——水,啊,有鬼啊,洞房有鬼,羽还真马上吓得爬上喜床,穿着凤冠霞帔就往被子里钻,被子里是暖的,还很柔软,这是什么,萝卜?怎么还用布包着?待羽还真把被子露出一条小缝才看清自己正抱着一个人的手臂,啊,救命啊,掀翻了被子,跑下床,羽还真吓得蹲在桌脚缩成一团。
门外的丫头婆子听到喊声,以为屋里出了什么事,冲进来,一看这架势,立即了然,带头的媒婆扶起羽还真坐回喜床,笑道,少奶奶莫怕,那床上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相公——小少爷风天逸,这小少爷人,不太舒服,这他一嫁过来,喜气一冲,晦气一散,登时就大好了,以后就等着福了。又安慰了几句,带着一众的丫鬟婆子走了。待羽还真知道那人就是风天逸时,又借着烛光凑近看了看,虽然他面容憔悴苍白,且双眉紧锁,鬓发凌乱,可依旧难掩他俊美的容颜和清贵的气质,真是个好看的哥哥,不过可惜是病的。羽还真牵过他的手腕食指轻压,又拨开他的眼睑、口舌、前胸查看,内伤已入脏腑,不好治,却也不是不能治,只是自己这医术也不知道行是不行,师傅在就好了,肯定能立即把这好看的哥哥救醒,可是远水不救近火,死马当活马医吧,羽还真从袖中掏出一个小布袋,打开布袋,赫然是一排排细密的银针,两个时辰后,风天逸终于渊海灸术新一任传人羽还真的手中成功吐出了最后一口淤血,羽还真又有些不舍的拿出了自己唯一的陪嫁?——当年自己爬了五座深山才找到的荣枯草。虽传言荣枯草能起死回生,但其实它只是一颗对医治内伤有奇效的稀世草药 罢了,这世上又哪能真的有能让人起死回生的药呢?不过这药也当真难得,可遇而不可求。和人一样,羽还真又看了一眼风天逸,经过自己刚刚的针灸和推宫过血,他的脸色好了一些,服下这颗荣枯草,好好调理,将来必能痊愈的。医者父母心,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师傅的话他一直都记得。药再珍贵也不及人命宝贵,更何况是这么好看的哥哥,救了他也许不止是胜造浮屠七级欧,八级,九级也不一定呢,等自己治病救人,悬壶济世,有了千级浮屠之功时,是不是这世上就没人会再说自己是克死娘亲,招致天灾的扫把星了呢?爹爹,哥哥,姐姐就肯认自己回家了呢?第一次救人,能救人,真开心呐,羽还真笑着把荣枯草喂到风天逸嘴里,又用杯子给他送了口水,草药随着水从他嘴里流了出来,再喂还是流出来,再试,还是不行,急得羽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擦着风天逸已经全湿透的衣襟和自己额上的汗珠。救人虽好,也是个力气活,自己昨天上花轿起就没吃过东西,半夜救人还费了不少体力,真饿啊,好想吃肉啊,看了一眼风天逸,含下荣枯草,自我催眠,我是大夫,你是病人,我是大夫,你是病人,……微闭双眼,覆上那好看的唇形。我是大夫,你是病人,我这真的不是占你便宜。舌尖轻触的一刹那,羽还真觉得自己全身仿佛流经闪电,心跳得如小鹿乱撞,本想只是把荣枯草为他渡下,可没想到咽下草药的风天逸却攫住羽还真的舌头不放,饥渴的舔舐吸吮。羽还真脸色绯红,知他这是口渴,忙又喝了口水渡给他,没想到这人竟又故计重施,天啊,你,你再这样我不管你啦!羽还真被他亲的有些晕了,羞着脸在心里道。
啊,太太,南茵梦的使女小翠看着喜床上的两人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忙捂了双眼背过身去。
跟着南因梦来得婆子丫鬟也都识相的转身,南因梦气的脸色发白,昨晚 羽还真救人时为图方便,把厚重的凤冠霞帔全部脱掉仍在了床下,仅着着内衫短衣,而风天逸被他脱到只剩内衣,且领口大开,身上还有着可怕的大片紫红痕迹(针灸推拿时留下的),再加上两人刚刚那名副其实,无可抵赖的亲密之举,南茵梦颤抖着指着羽还真,“快,把这小妖精给我关到柴去,天逸都这样了,你竟敢——快去,我的天逸——”说着,两个婆子架了羽还真就要往外拖,羽还真知她误会了,急忙挣扎道,“不是这样的,夫人您听我解释”
南茵梦哪里肯听,风天逸是她的心尖肉,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着,本来娶一个这样的不知根底的儿媳妇,她就不同意,要不是为了给她天逸冲喜,就这样的小贱人,哪能入得了风家的门,因为实在是放心不下,忍了整晚,不顾风刃的反对,一大早就来新房探听情况,没想道啊,真是个小贱人,天逸都这样了,他竟然还——呸,不要脸!都怪那老东西,出的什么主意,心里连带风刃也骂了无数遍,一面亲自为风天逸整理好衣衫,盖好被子,轻抚他如玉的脸颊,这一摸之下竟发现风天逸的体热已退,且面色较昨日竟然好了许多,惊觉之下,竟见到风天逸睫毛微动,渐有转醒之意“娘——”
“天逸——”南茵梦大喜着惊呼,拭泪说道“小红,快去禀告老爷,就说少爷醒了,祖宗保佑,我们天逸终于好了……”周围的丫环仆从也都说着少爷福大命大,天神保佑的事后奉承话。南茵梦点头不语,只是专注的看着自家的心肝宝贝。却见风天逸哑着嗓音道:“我好渴,”“快,给少爷倒杯水来,”风天逸喝过水,舌尖抵唇,似在回味一般“娘,我想吃奶冻,”
好好好,你想吃啥就吃啥,娘这就让下人给你做——只要你好好的,陪在爹娘身边,南茵梦慈爱的拉住风天逸的手不放。
好,都听娘的。风天逸笑着哄她,心里还是记挂着梦里的奶冻,又香又凉,又滑又软,真真是好吃的不得了—— 


-------------------------------------------------------


喂喂,别想了,你的奶冻甜心在柴房呢,风少爷!
还有你这家人看着不咋靠谱儿啊,什么神灵庇护,你小子能活过来,全是我真真的保佑,你资道伐!以后要专心做妻奴,你资道伐!不听话,就虐你个渣渣!
想看农村宅逗请摁1,想看清水种田请摁2,想看多角度虐羽皇请摁3,想要上车请记得买好保险,喂,妖妖灵吗?这里有人无证驾驶,快来啊,什么?你们不管,归交警队,那好,交警队电话告诉我……
乡村啊,天高皇帝远啊,快递都是要自取的啊,我都不怕查水表了噢……

评论

热度(67)

  1. 莫非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