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逸真】乡村套路深04

一枚情骨:

03


羽还真成为风天逸的小跟班儿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全府上下对他的身份都比较尴尬,羽还真自己则表示宝宝也很无奈啊,其实比起做风天逸的跟班儿,他当然是更愿意待在一天到晚都有好吃的后厨了,可是木有办法,风少爷长得帅,风少爷有钱,风少爷妖艳贱货,风少爷是他债主,风少爷说了算。


 


怎么还不发工钱呀,发了工钱自己好买点红枣、花生、桂圆神马的,赶紧把自己“赎身”出来啊,羽还真拿着小树枝在地上边算日子边想。


 


风天逸则是一如既往的每天在羽还真面前展现个人魅力(霉力?):


 


风少爷喝茶时,左手托起茶碗,右手轻捻茶盖,纤指翘作兰花,薄唇浅泯一口清茶,内心OS:羽还真,看我看我,看你男人多优雅!


 


瞟一眼羽还真,只见他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面前的点心,咽口水。


 


一口茶水一点也没糟蹋,全喷了出来,羽还真手疾眼快的赶紧用袖子给他擦。


 


哼,看在你还算关心本少爷的份上,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被呛得咳红了脸的风天逸心想。


还好自己手快,点心才没被他喷到,哎,地主家的少爷就是笨,连喝个茶也会被呛到。羽还真一边给风天逸拍着后背一边想。


 


风少爷吃饭时,拿着精致的白玉杯,昂首挺胸,凹了个特帅的造型,口气苏倒不行,“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内心OS:羽还真,看我看我,看你男人多浪漫!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风少爷率先成功的挡住了羽还真看桌子上饭菜的视线。


 


鼻子里全是饭香的羽还真自然也总结了经验,自己要想吃到好吃的,首先必须先让风天逸吃好喝好。于是,傻乐道:“不用问天,明月晴天有,阴天没有。”


 


风天逸听他虽然说得不搭边,看他的注意力终于在自己这里了,心情不错,继续道:“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乙酉年啊”羽还真认真道。


 


风天逸咬咬牙,没事儿,乡下来的,没文化,我忍。“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少爷,你冷吗?那我去帮你拿件衣服吧”羽还真说罢转身欲走。


 


“你给我回来,”风天逸啪的把酒杯往桌上一撂,震得就都扬出大半,咬牙切齿着把人往怀里一圈,“咋那么没文化呢,念过书没有?”马丹,这他喵的话本误我啊,说好的才子佳人,吟诗作对,共赴西厢呢?


 


羽还真红脸挠头道“对不起啊,少爷,我识的字不多,诗也就读过那么几首——”


 


“呦,读过?”不是文盲啊,风天逸挑挑眉,笑道“那少爷考考你?答得好的话,少爷有赏。”


“真哒?”羽还真眼睛发亮,好像看到了自己重回后厨的希望。


 


 “当然。”风天逸捡起一只鸡腿在羽还真面前晃悠了两下,羽还真吞着口水,汪着狗狗眼,两只爪爪不自觉的抱住了风天逸那只手——上的鸡腿,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风天逸看着坐在自己腿上腮帮子鼓鼓的河豚真,轻泯一口酒,凑在他耳边道。“春眠不觉晓”


羽还真咽下一口鸡腿,傻笑“梦里吃到饱。”


 


“噗!”风天逸险些把刚喝的酒喷出来。再来,将那空的白玉杯举到羽还真面前。


“葡萄美酒夜光杯”


 


羽还真有咬了一口鸡腿“西瓜香甜鸭梨脆。”


 


风天逸摸摸他如同西瓜鸭梨一样圆滚滚的小肚子,看来是没少吃。


 


“白日放歌须纵酒” 


 


“高粱玉米啥都有”


 


“星沉海底当窗见”风天逸还不死心,出了个简单的。


 


羽还真叼着骨头,沉思一下,顿悟道“啊,鸡腿顿顿吃不厌!”


 


“绿蚁新醅酒”


 


“红薯年年有”


 


“新丰美酒斗十千,”


 


“倒吃甘蔗苦后甜”


 对这个小吃货,风天逸已经彻底“死心”了,算了,还好自己家是地主,有余粮,养得起,还有决心回去就把自己这些年珍藏的话本烧个一干二净,挫骨扬灰。此时唯有多多揩油,才能安抚自己受伤的心灵,于是风少爷将全心全意啃着鸡腿傻乐的羽还真从腰身倒大腿都摸了一遍又一遍。


“少爷,你摸我干嘛?”鸡腿啃完了,某真终于发现了不对。一脸担心的看他“你喝醉了吗?”


“额,有点——”风少爷就势就靠在了人身上,凑表脸的继续撒谎“我还有点冷,抱着你暖和一下——”


 


“啊,那你抱吧——”羽还真想自己吃了人家鸡腿,不太好意思拒绝他,而且风天逸喝醉了,自己本就应该照顾他。“那你还考吗?”


 


“考,”风天逸强忍住笑意,佯装醉态,口中含糊不清


 


“额,最后一题,天涯何处无芳草”


 


“有饭有肉就是好——”


 


“咋就没一句离得开吃呢,说一句不带吃的,这桌好吃的就都给你!”


 


“真哒?”羽还真闪着星星眼望向面前的食物


 


“天逸少爷人真好——”一句话,让风天逸觉得自己轻飘飘的,好像是真的(甜)醉了。


傻瓜,应该是天逸夫君第一好!


 


风少爷练武时,弦上的箭飞的嗖嗖的,手里的鞭舞的啪啪的,招招凌厉,式式潇洒。内心OS:羽还真,看我看我,看你男人多厉害!


 


羽还真站在离风天逸老远的地方,忽略了耳边的风声、鞭声,消化着五个包子,十个烧麦,两碗南瓜粥的早餐,想着今天的午饭吃点啥,其实这并不由他决定,一般情况是风天逸吃啥他吃啥(夫唱妇随嘛,并不),不过,基本上都是好吃哒。(事实是风天逸看到他爱吃哪样就让厨房每天都做)


 


而且,对于风天逸的武功盖世,俊美无双,他早就在厨房时,听春花说到,耳朵都起茧子了,所以看到真人时,他也就没什么惊奇了,恩,是挺厉害的,跟说书的口中的那些大侠一样?反正他也不是很懂。


 


“羽还真!”风少爷很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少——少爷,您练完啦?”羽还真赶快拿着毛巾、茶水,屁颠屁颠的跑到人身边,递上茶水,拿着毛巾给他擦汗。


 


风天逸睨他一眼,“少爷的鞭法怎么样?”刚刚这傻子根本没看自己,肯定又在想别的,十有八九是吃的。


 


“啊”羽还真搜索着空白的大脑“好——”


 


“你是我的人,不能再整天这么蠢笨,丢本少爷的人。从今以后,你白天跟我练武,晚上跟我读书。”


 


“好——”羽还真的思路还在他的上一个问题,随口答道。


忽然擦汗的手一停,终于意识到自己答应了什么,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不不不?少爷,那个念书,我——可以,可是习武,我——我真的不行的”


 


“怎么不行,本少爷说你行,你就行,现在就开始教你,好好学!”风天逸瞪眼道。


 


         手里的毛巾被扯出来丢在一旁,风天逸将自己的金红软鞭强塞进羽还真手里


“鞭法主要有五式抖、劈、撩、扫、缠。既要迅疾如电,雷霆万钧,凌厉如风,变化无常——”从背后抓住他的手,手腕提力一旋,鞭尾化弧而出,啪的一声,空中的尘埃、落叶纷飞,眼前木桩上一道深痕立现。


 


羽还真睁大眼睛,真厉害啊,很是钦佩,还有点羡慕。


 


风天逸见他这副模样,愈发得意,现在知道本少爷有多厉害了吧“好好看着——”接着又带着羽还真演练了几招。


 


“看明白了吗?”风少爷依旧抱着人不撒手。


 


“恩”羽还真在脑海里又把刚刚风天逸教的回放一遍。


 


“那你练一下给我看”风天逸恋恋不舍的放开他。


 


“啊?我,我不行吧?”羽还真有些为难。


 


“练不会,不给饭吃”风天逸使出杀手锏。


 


“啊,我,我这就练”小吃货立马认怂。


 


可那鞭子到了羽还真手上,就像一只不听话的游蛇,他想让它向上,它偏往下,他要它左甩,它偏要右缠——


 


不一会儿,羽还真身上就被自己抽出了好几道鞭痕,疼的他吸了好几口凉气。


 


可小家伙生来倔强,愣是不服输的还在那耍弄。


 


风天逸看着有些心疼了,本来也只是逗逗他,练武那么苦,小吃货怎么受的住。


 


刚要上前阻止,就看羽还真一道鞭影飞过,把自己的衣服抽出了一个深V,      白白一团,朱红两点,随着羽还真的动作若隐若现,额,风·流氓·天逸往前凑凑了几步,决定再等等其他福利——


 


结果,等来的福利就是——迎头的一鞭。


 


(你要问武功辣么厉害的风少爷为什么没有躲过呢,答案很简答啊,因为风少爷的心思和眼神都在真真胸前,哪还顾得了其他呢╮(╯▽╰)╭  )


羽还真一看他抽到了风天逸,立刻扔下鞭子,跑到风天逸身边,瞧着他带着红印脑门,自责道“对,对不起啊,少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羽还真的手抚上风天逸脑门,好红,好硬。


 


风天逸的(猪)爪摸着羽还真前胸,真白,真软。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羽还真看着被他抽(迷)得眼神迷离,喉头滚动,嘴角含笑,鼻孔里流出两道殷红的风天逸,担心的问道。


 


少爷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还是先找些药为他止血。羽还真低头往身上一摸,正碰到风天逸的手,啊的大叫一声,脸色绯红。


 


未完待续——


 


陛下刷六毛日常,现在吃豆腐吃有多开嗨森,以后被怼就有多蓝瘦。

评论

热度(52)

  1. 莫非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