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逸真】乡村套路深05

一枚情骨:

04


地主有余粮,地主家也有余床,地主家的风天逸少爷很生气,╰_╯,羽还真你吃了本少爷的余粮,还上了本少爷的余床,怎么能这样?
想对本少爷投怀送抱的女人千千万,你得到了还不知道珍惜,还敢用鞭子抽我,还--请我吃锅贴--
风天逸刚刚摸过羽还真胸口的那只手现在正贴在自己带着红掌印的脸上,妈的,真疼,没想到,那小包子手还挺有劲的。


羽还真扇风天逸,其实不是故意的,他就是那么条件反射了来一下,哎,估计这次自己是要被扫地出门了。
突然,羽还真像是想起了什么,快跑着出了门,没过多久又跑了回来,怀里抱了几包东西,直奔向风天逸的房间。


犹豫着敲门叫了一声少爷,屋里好一会儿才穿出不耐烦的应答声。
谁啊?
是我,羽还真。
干嘛?没打够?
不--对不起,少爷,我是来--嗯--道歉的--
进来吧--


羽还真一推门就看到了右脸微红,双目瞋视他的风天逸。


羽还真脸色讪讪的说,少爷,对不起,我不应该打你,可是你--你也不应该--摸--,总之,你也有不对--


我不对?风天逸气得站起身,一把狠狠钳住羽还真的脸,我怎么了?你本就是我的人,摸一下怎么了?你连本少爷的床都爬了,还在那里装什么清高?


什--什么爬--床?羽还真虽心思单纯,却也依稀知道风天逸说的是什么意思。可他什么时候--
不禁又惊又羞又怒,粉色的包子脸一鼓一鼓地瞪他,你--胡说什么呢?我--我什么时候--做过那样的事了?


你--你自己不知羞--还--还要--诬赖我--羽还真的蓝瞳里盛满了盈盈的水光,看得风天逸的心好似揪住了般,有些懊恼自己方才的言语,手上也不由得松了。


羽还真趁机挣开他,摸了摸眼睛,口气决然,我不是你的人,也没做过你说的那等龌龊事,我本以为你是好人,这些日子以来,对我也--,没想到,你,你竟然是这样的人--,我--承认,我洞房那次--是偷吃了--你床上的花生、桂圆,可我也救了你,而且,我都说了要赔多些给你,你--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羽还真气冲冲的把那几包桂圆、花生、红枣都丢在桌上,转身欲走。却被风天逸一把捉住了手腕。


风天逸抓着羽还真的肩膀,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羽还真瞪着他。


你说--洞房那天--风天逸深吸一口气,目光锐利,逼视着羽还真,你把洞房那天的事给我说清楚。


羽还真想反正自己也要走了,以后估计也不会再见了,不如就把话跟他说清楚。


那天--


你--会医术?风天逸的脸有些发红,其实比起母亲所说的,羽还真的话听起来确实更为可信。只是--


当然。羽还真拿出怀中的针囊,在他面前展开。


风少爷,我告诉你这些,并不是想让你报答我,我只是想跟你说,你生来富贵,才华样貌,也很出众,可这不表示你就真的高人一等,能随意的欺侮别人,践踏别人的尊严--


再见---


待风天逸回过神来,羽还真已然不见。他怔怔望着桌上破了口的那几包桂圆、红枣、花生。


脸疼,心也难受。


他好像是病了,也许早就病了,以为只是好看,睡了,喜欢;原来是真的爱上了--




---------------------------------------------------------------


恭喜陛下认识到自己爱上了真真,不过真真对他的评价现在只剩俩字--人渣。
虐一下他吧,这就是吃豆腐和自以为是的代价,╭(╯^╰)╮
其实文中,真的是渣皇配不上真真的,所以唯有拼命对真真好,亲妈才会he的,否则--




评论

热度(53)

  1. 莫非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