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逸真】乡村套路深06

一枚情骨:

05
风天逸骑着马转悠了老半天,才终于在一条乡间小路上撵上了背着个小蓝包袱,边吃野果边赶路的羽还真。
“你给我站住!”风少爷跳下马来,隔老远扯着嗓子喊。
艾玛,不好,遇上土匪了,吓得羽还真手上的果子都掉了,深吸一口气,咽下嘴里的野果,颤颤的开口“我,我没钱……”
“大王饶命”还没喊出口,就被风天逸给拽到了跟前儿。
羽还真一看是他,身子也不抖了,腰背也挺直了,地上的果子也捡起来了,转身就要走。
“你给我回来!”风少爷气得眉毛都上天了,拽着羽还真的小包袱不撒手。
果然是遇上“土匪”了,哼,“你想干啥?抢劫还是咋的?”
风天逸看着羽还真蓝葡萄的大眼和白包子的小脸,觉着自己有点饿,好像还有些晕,吞了吞口水,故作不屑道“抢劫?就你!你有钱吗?”哼,要抢也是抢你!


羽还真听了他这话,在看他一直抓着自己包袱不放的手,哦,差点忘了,这货是连桂圆、瓜子都斤斤计较的地主家的少爷未来的地主老财。


我的工钱,我的血汗,虽然没有血,也好像没有汗,啊,好像重点不对,那也是我凭本事挣来的,凭什么给你!


羽还真一门心思要抢回包袱,风天逸专心致志的要拉住羽还真(的包袱?)
包袱小蓝:放手,我要散了,雅美蝶!


羽还真论力气哪比得上风天逸,风天逸之前跟他拉扯其实都没怎么用力,就是想逗逗小包子,顺便想想该怎么劝人跟他回去,况且这拉拉扯扯,也好像有点那什么情意绵绵的味道,风天逸自己拉得挺美,玩儿得挺嗨,羽还真那边就不那么回事了,小家伙一根筋,性子又直,眼见抢不回自己的小包袱,急的皱着眉,卯着吃奶的劲不撒手,大眼睛水汪汪的蓝,又清又亮,风天逸想让那双好看到不行的眼睛看向他,而且只看着他,可顺着羽还真的眼光一瞧,那双蓝眼睛里全是那个小蓝包袱,把风天逸给气的翻了个大白眼,丹凤眼狠狠一瞪光顾扯包袱根本不看他的羽还真。


蠢货,你看不见本少爷吗?本少爷貌美如花,你是不是眼瞎?盯着小破包袱干啥?


风少爷越想越气,一个用力,连人带包袱都给搂进了怀里。


“你,你干啥?”怀里不老实的小家伙终于“如愿以偿”的抢到了自己的小包袱,挣了两下,没挣脱,搂紧自己的小包袱,瞪视他“包袱是我的,不能给你!”


我勒个去,“谁他妈要你包袱啊!”


风天逸的吼声吓得羽还真直缩脖闭眼睛。委屈的瘪嘴,不要就不要,那么大声干嘛!


“那你干嘛一直和我抢啊?”羽还真还是有些不信,毕竟风少爷是有着桂圆花生的前科以及地主家优良基因的。
我那是抢你包袱吗,我不是想抢你吗!
当然 ,这句话风天逸没敢说出口,毕竟他是少爷,得要点脸。
“我让你走了吗?你就敢走!你是我的仆人,撇下主人,卷了工钱就开溜,你这是犯法的你知道吗?我可以报告到官府,然后你就得去蹲大牢——”看小家伙这么不老实,风天逸决定先吓唬吓唬他。


看着风天逸一脸严肃的模样,小包子被唬的眼圈红了“呜呜,不是的,我,我,没卷钱偷跑,我只拿了我这个月的工钱,是你,欺负,欺负人,我才,才走,呜呜,我是冤枉的,风天逸,你,你不讲理,爷爷奶奶,真真不要被关牢房……”


羽还真揉眼睛抹眼泪的样子让风天逸既无奈又心疼,妈的,早知道,就不吓唬他了,还得我哄。“你别哭了,你好好听话,就不送你去——”风天逸拿袖子给人擦眼泪。


羽还真湿着长长的睫毛,晶莹着天蓝色的眸子问他“真的?”


这双眼睛终于肯光灿灿、亮晶晶的望着自己了,得意的捏住了包子脸“真的,小哭包。”


羽还真被捏的脸有些红,眨巴了两下大眼睛,悠悠开口道“少爷,不辞而别是我不对,可我不想再呆在风府了,我,我想爷爷奶奶了,想回家——”


“不行,你不能走”风天逸也有些急了,把羽还真抱在怀里“你走了,我怎么办?”


“你可以在找别人伺候你啊,我很笨的,吃的又多——”羽还真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啊,厨房里那个春花就挺好的,她可喜欢你了,还总给我好吃的,向我打听你呢!”


“那你咋说的?”风天逸的眉毛跳了跳,手不由攥成了拳头。


“我实话实说的啊,少爷吃饭时什么样,睡觉时什么样,念书时什么样,练武时什么样——”


“你都给她说了?”


“恩,我都吃了人家的点心了。”羽还真一脸的理所当然。


“你还吃了我的点心呢!怎么不知道替我保密?”风天逸气急败坏的瞪他。


“啊?那些是秘密吗?”


“没错!”


“哦,那我以后不跟别人说了。”羽还真知错善改的点头,心里有点小落寞,春花的花生、瓜子、小点心还是很好吃哒,哎……


“你叹什么气啊?”风天逸怒目着拆穿他。


“没,没什么”吃货真明显有些底气不足,“那,那你看,人我也给你找好了,我就先走了”
羽还真以为风天逸春花挺满意的,扒开风天逸的手臂想走人。


“不行,你不能走……”风天逸又把人给拽了回来。


“本少爷,我给你长工钱,双倍,你留下!”风少爷法则一,威逼不行就利诱。
双倍这个词,让穷人家的真真有点动心,又一想风天逸之前做的事儿,还是咬牙拒绝了“我,我不想要,你,欺负人——”


诶呦,小家伙还挺记仇。风天逸抬眼向四周扫了扫,还好,没人,脸,暂时,不要了。


“那啥,之前是我不对,我可能是从马上掉下来,摔了头,有时候脑子有些不清楚,头晕,迷糊,而且,你还拿鞭子抽我来着,我的病好像更严重了,那样对你,我真不是有意的”


“真的?”羽还真将信将疑。


风天逸忙点头,忽然一个重心不稳就靠在了羽还真身上“哎呦,不行了,我头疼,”边说边边在人脸颊旁不要脸的乱蹭,恩,又香又软,装病的福利。


羽还真信以为真,忙撑住风天逸,给他号脉,又翻看他的眼睑口舌,“没事啊,就是有些实火过剩。”


“你行不行啊,是不是不想管我了,医者父母心,都白说了,我这么难受,你却要舍我而去,我要有什么三长两短——”风天逸心虚的开始东拉西扯。


“你别胡说!人怎么能轻言生死!”羽还真心肠最软被他说得有些难受。


“那你跟我回去!”风天逸趁热打铁。


“可能真的是我医术不精,要不,你再找其他大夫看看”羽还真还是担心风天逸的身体。
“你,”风天逸气的病也装不下去了,决定使出杀手锏“你是我媳妇儿,嫁给我的人,泼给我的水,收不回去了,必须嫁少爷随少爷!”


“你说什么呐!你娘说了,咱俩没拜堂,亲事不作数的”羽还真一听他都扯到婚事上了,也有些急了。
“不作数?你家收了我家好几十抬聘礼,全屯子都知道咱俩成亲的事了,你不承认?”


“我——我是被逼的”羽还真瞪大了眼睛。


“我难道不是啊?”风少爷平时装逼装惯了,这一刻明显在气势上碾压羽还真“还不算数,被你们这么一整,我的大好的姻缘都没了,你走了,我就是二婚了,哪还有好姑娘肯嫁我?我以后就得独守空房了——”


“不会的,你长得那么好看,就算是二婚,也会有姑娘嫁的”单纯羽还真好心安慰他。


“你什么意思啊?敢情本少爷就靠脸呗?”安慰人也没见过这么单纯不做作的。


“不不不,少爷你人也挺好的,还有本事,能文能武,要是脾气能再好点儿就更好了”羽还真连忙搜肠刮肚的找风天逸的优点。


“那行,本少爷的终身大事就包你身上了。”


“啊?我?”


“没错,你毁了我姻缘,必须陪我!”


 羽还真第一次看人无赖的如此理直气壮。不过回头一想,风天逸也确实有些无辜,要是自己当初坚决不嫁他就好了。(你不嫁他,他就死了,还能如此活蹦乱跳的耍流氓?)
“那,你有意中人吗?”羽还真对他刚刚说的自己毁人姻缘的事,还是有点在意的。


“有啊”风天逸看他的目光意味深长。


“啊?那,对不起了,我,我可以跟她解释的”不知为何,听到风天逸有意中人,羽还真心中泛起一丝落寞。


“那还不快跟我回去”风天逸将人一个搂腰横抱到马上,自己也翻身上马,坐于羽还真身后,双手环住羽还真牵住缰绳,两人一马在山路间徐徐而行。


“少爷,等你和你意中人成亲了,我就能回家吗?”


“能啊”到时候和你一起回门。


“少爷,你说的,工钱加倍,还算话吗?”


“算啊”小财迷!“干的好还能涨!”


“真哒?那我一定好好干”羽还真握紧了自己的小拳头!“让少爷早日娶到少奶奶!”


“恩,你可得好好给我干哪!”风天逸掐着羽还真的小下巴邪邪的笑。


“好”真真是真傻真天真。
“咕——”
“咦?什么声音?”风天逸盯着羽还真的肚子轻笑。


“没,没什么啊,哈”


“咕——”


“不对啊,这——”
“是,是蝈蝈——”羽还真红着脸死不承认。


“哦,蝈蝈呀,那我们抓两只再回去吧”风天逸说着就要下马。


“不,别呀,蝈蝈饿啦,都回家啦,咱们也会家吧”羽还真期待地看着他。


  风天逸意识到原来被自己喜欢的人期待和依赖是这种的感觉,只为他的一个微笑,就愿意用自己的全部去回应。


“好,咱们回家!”


我哒哒的马蹄声是美丽的约定,你不是过客,而是归人!


--------------------------------------------------------------
感觉自己好啰嗦,瞎写,有人看就快更,没人看就继续躺平等粮,比起自己硬憋,还是蹲坑坐等更适合我啊——

评论

热度(59)

  1. 莫非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