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逸真】乡村套路深07

一枚情骨:

06
风天逸终于成功将羽还真骗回了家,看着羽还真在自己准备的食物面前,吃得鼓着腮帮子,笑成眯眯眼的可爱模样,在套路羽还真的道路上一路摔跟头的风少爷搓着下巴决定,鉴于自己喜欢的是个如此天真不做作的奇男子,还是整点实际的吧。
于是,风天逸就开始了看看看,买买买,送送送的暴发户追认模式。
吃的穿的用的,成堆的往羽还真屋里扛。
羽还真疑惑的看着自己屋里成山的东西,又看一眼风天逸,后者得意地微微一笑,羽还真眨巴了两下眼睛,恍然大悟道:“少爷,你——,我救你,不是为了这些,是身为医者救死扶伤的职责所在。还有,你这是铺张浪费,不好……”
“谁是要——,”风天逸已经气得说不出话了“我就铺张浪费了,怎么的?爱要要,不要扔——”满院的下人都听见了风少爷摔门的巨响。
把风天逸气走后,羽还真也觉得自己的话确实有点过分,毕竟人家是好心送东西,于是决定,第二天就去找风天逸道歉。谁知羽还真到了风天逸跟前,又是道歉又是赔礼,风天逸就是不愿意搭理他,而且他还发现平日里十来样的早点今天却只有包子和玉米粥,包子还是全素的,粥也是稀得很。他知道,这风天逸是真生气了。


他拉拉风天逸的衣袖,“少爷,我错了,你别生气了——”
风天逸转过脸去,不看他“哼---”
“其实,你送我那么多东西,我,我是怕我没有什么回礼给你---”羽还真红着脸咬唇道。
“回礼”两个字在风天逸耳畔回荡,马上就势抓起羽还真的手,握在掌心,嘴角浮起若隐若现的笑意“没有就先欠着吧……”
羽还真被他握着手,脸色更红“我,我有回礼的——”
“嗯?”风天逸眼中闪着惊喜。
羽还真从口袋中拿出一个编的栩栩如生的翠绿色草蚱蜢。
被风天逸一把抢过,如宝贝一般端详着这个小玩意儿,眼角的笑意更浓,“你编的?”
“恩”羽还真不好意的点点头。
“谁教你的?”
“奶奶” 
“还给谁编过?”
“额,奶奶,爷爷,姐姐,娘亲——”
“这么多人?”风天逸皱眉道。
“恩,都是对我最好的人。”羽还真脸上露出微笑。
他的笑容让风天逸觉得既温暖又熨帖,风天逸就着他弯着的嘴角,捏了一下脸颊“就这个不够,其他的,还是先欠着--”
“哦--”羽还真也觉着自己回礼有点寒酸,乖乖点头。
“走,今天带你出去转转——”
风天逸先把羽还真带到了自家的牧场,满眼膘肥体壮的骡马牛羊,风天逸一个呼哨,一匹墨色的骏马,直奔到二人面前,羽还真认得它,那天风天逸就是骑着这匹马找到的自己,最后自己也是跟风天逸一起骑着它回的风家。
风天逸爱惜的牵过那匹马,“这是追风,跟了我十年了,--”
“你好,追风--”羽还真笑着跟它打招呼。也犹豫着伸出手去,想要摸一下它,又担心它认生拒绝。
风天逸抓住他想要缩回的手,两手相叠,落于追风乌亮齐整的马鬃。
“除了我,你是追风唯一带过的人,还有,清风--”
“清风?”
“我曾经养过的一只鹰,和追风一起——”风天逸放开羽还真的手,轻柔的抚摸着追风的马首。
追风亦似有感应一般,回蹭着主人的手掌。
“可我从没有看到——”羽还真疑惑着看他。
“它,走了——”
片刻的沉默过后,风天逸翻身上马,也单手将人揽上马背,然后牢牢的将人搂在怀里。
羽还真不敢挣扎,这是他第二次骑马,双脚离地悬空的他,还是有点儿怕,他也不想挣扎,他从没见过这样的风天逸,他一直以为,风天逸是狂傲的,是霸道的,甚至是恣意任性的,此时的风天逸却是伤感、落寞的。
追风带着他们在林海旷野中奔蹄飞驰,羽还真的眼前几乎闪过这样一个场景,策马扬鞭的俊逸少年潇洒奔腾,头顶青天之上盘桓着一只雄健的鹰隼,似护卫,又守候。
也许人真的只有在失去后,才能学会珍惜。
羽还真隐约听见风里的声音“别走——”
风天逸听见了风里的回答“好——”
08
追风停在了一片,是一眼望不到边的一片——玉米地里。
即将丰收的一人高的玉米秧,黄绿相间,迎风而立。
羽还真回头看去,身后的风天逸果然已经恢复了往日里唯我独尊,日天日地的本性“这地,都是我家的——”
羽还真撇撇嘴,心想,原来是来炫富的。枉自己刚刚还傻乎乎地——
刚被风天逸抱下马,小家伙就气呼呼的走进了玉米地里,连风天逸那句“还怕养不起你——”都没听到。
这人怎么这样,你土豪,可我不想跟你做朋友了。
风天逸一看人闪进玉米地不见了,赶忙也扎了进去,焦急寻找,终于在一棵特大号的玉米旁找到了呆立的羽还真。
风天逸的训斥还没说出口,就听见羽还真盯着那玉米,吞了吞口水道“我还是跟你做朋友吧”说着就要上手。
风天逸忙拽住他,“那还没熟呢,不能摘——”
“就是青玉米才好吃呀!”羽还真还是盯着玉米,不看他往上凑。
这个见食忘夫的小吃货,气死风天逸了。
“不许摘,玉米,我的!!”好不容易把那句“你,也是我的”咬牙忍住了没说。
“哦,对不起啊,少爷,我一时饿了,就忘了。”羽还真红着脸道。
“饿啦?”
“恩,早上得到包子没有肉”所以平时能吃十个肉包子的他只吃了五个,凑了个半饱,现在已经临近中午,他早就饿了。
“呦,你肚子里的蝈蝈又叫了”风天逸眉毛扬起,戏谑道。
“我,我请你吃烤玉米,你,你出玉米,当做第二份回礼,行吗?”羽还真摸着肚子小声说。
风天逸假装不看羽还真期待的模样,抿了下嘴角,才说“行吧”
“谢谢,少爷”羽还真雀跃的像一只小松鼠。
掰玉米,捡树枝,生火,烤制,几乎全是羽还真一个人做的……风天逸却只是在一旁,嘴角含笑,好整以暇的看着……
直到第一颗玉米烤好的玉米,被羽还真递到他的手上。
你吃吧,我不饿。风天逸把玉米推了回去。
哦,好。羽还真立马乐呵呵地吃了起来。
笨蛋,也不知道,再谦让一下,这也太单纯不做作了,不过算了,看在你的吃相还算可爱的份上。
真有那么好吃吗?
恩恩恩,阔好次惹——羽还真吃的头也不抬,吃完了玉米,还不停的啃着剩下的玉米棒。
喂,别啃了,再烤一颗好了。风天逸实在看不下去了。


不行的,少爷,羽还真的表情十分严肃,即使是一颗玉米粒,它也是很努力才长成的,经过了农者的辛勤劳作,又被风吹日晒,还有害虫咬,才能变成我们宝贵的粮食,爷爷说过,对于每一粒收获的粮食,我们都要给予敬意和珍惜。
虽然,你家是地主,但也要好好爱惜粮食,要不然就会被老天爷惩罚饿肚子的……
呵,羽还真恐怕还不知道,他风家的一等的良田少说就有一万亩,再算上他家的二三等田地,还有别省的山地……每年收的粮食就算是十辈子恐怕都吃不完,还饿肚子——突然风天逸像是想到了什么。“你,被饿过肚子?”
羽还真不由抓紧了手里的玉米棒,轻轻点头“恩,年成不好时——”
“你不是雪家——”
羽还真打断他,头垂的更低,“我姓羽,和雪家,没有关系”
风天逸立即心中了然,是呀,倘若真是被疼爱的孩子,又怎会舍得给人冲喜呢。雪家,果然,无情无义。
羽还真好似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嘴角扯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不怪他们,算命先生说过,我,我命不好,会克……,我娘亲就……”
羽还真不敢看他,这是他第一次和别人,说自己的身世。
早就告诉过自己,无论命运如何,都不是自己的错,要为了娘亲,爷爷奶奶,好好活着,向所有人证明,我不会伤害别人,我也能去救人,给别人带来幸福和希望,什么也不说,默默的,可为什么要说给他听呢?明明对任何人,都说不出口的,或许是看到了他眼里的心疼与温暖,别那样看着我呀,你再这样看我,我,可能就要哭了。我真的不想,让人觉得,我的出生与存在,很可怜……
“并不可怜,我的还真,而是可敬,可爱的”
我果然还是在他的怀抱里,哭了。
“少爷——”
“叫天逸。”他的声音好像也有些涩意。
“天逸。”
“好乖”他轻柔的抚摸我脑后的头发,如家人那样“别怕,你的命很好——”
“恩”我相信,因为,它让我遇到了你。


tbc……


喜欢逸真快一年了,必须在一周年前,填完所有坑,我的良心这样告诉我。


万幸,坑不算多( •̀∀•́ )

评论

热度(43)

  1. 莫非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