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逸真】乡村套路深08

一枚情骨:

07


这是风天逸第一次带羽还真见自己的朋友们,羽还真有点紧张,出门时磨磨蹭蹭,新衣服和新鞋子都好像不太合适,穿在身上的感觉说不出的别扭。
[少爷,我,我还是不去了,府里还有好些活要干…]
风天逸一把把想溜的小奶狗拽回怀里,口气十分霸道而狡黠。
[今天带你下馆子,不去的话,晚饭可就剩米粥--]
[我喝米粥也可--]羽还真才偷瞟了风天逸一眼,后面的话就被他杀人的目光吓得咽了回去,他只能脸红红地说实话,[我,我很能吃的,少爷,真的没问题吗?]
风天逸的嘴角不由的弯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原来这小傻子是怕吃得多,给自己丢脸,才--怎么蠢得这么--可爱啊!
捏捏脸,嗯,好像又胖了点[能吃是福,他们是我的朋友,也会是你的!]
羽还真的手被他家少爷牢牢的牵住,既盼望又忐忑地来到当地最大的酒楼--醉仙楼。
刚一到酒楼,跑堂的小二就满脸堆笑地殷勤招呼风天逸,[风少爷,您来了,其他少爷已经在雅云阁里等候多时 了]小二机敏地打量了一眼羽还真,觉得眼生得很,以为是风府新进的小仆,看人长得白白净净,年纪应该只有十五六岁,样貌倒是十分地俊秀可爱,便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看什么看,还不进去伺候!]风天逸将羽还真拉到身后,眼刀冷冷射向店小二,吓得小二抖了两抖,缩着脖子陪笑应是。
[陛下!]
[陛下!]
[陛下~你终于回来了]
[陛下~你要是有事,我就让那姓白的陪葬!]
[没错,让他全家陪葬!]
四位神韵风度各异的男子一一同风天逸打招呼,羽还真被他们这“特别”的称呼,搞得有点想笑,看到风天逸有点微红的脸,又强忍住了。
当自己是皇帝吗?
他的少爷,真的是,很孩子气呢!
[阿嗯!大家都是兄弟,以后,还是叫名字,月云奇、向从灵、杜若飞、雨瞳木~]风天逸为羽还真一一介绍。
最会察言观色的向从灵朝羽还真那边看了一眼,[陛下,这位是~]
[我是少爷的跟班]羽还真浅笑着回答。
气得风天逸眼底喷火,口气不善地咬牙道[没错,就是本少
的--跟班]
一辈子,别想跑!


[哦,陛下,快坐下跟我们说说,这些日子,你是怎么怎么神奇地气死回生的?]
平时最爱八卦的杜若飞,两眼放光地靠近风天逸。
[对对,赶快讲讲,是不是你那冲喜小媳妇儿真有奇效,要是管用,我也去买一个,最近我这运气真是有点背~]
情场失意,赌场也失意的雨瞳木正在到处求神拜佛,脖子上的各种护身符、玉牌、珠串一动就哗啦啦的响。
[滚~]风天逸怒喝过去,暗瞥一眼羽还真,发现这小吃货,已经干掉一只鸡大腿,小爪子正伸向了另一只。
好像根本就没注意听他们讲话。
真不把本少爷放在眼里!
[哼,那自然是本少爷福大命大]风少爷说得脸不红心不跳,傲然无比。
[跟别人,一点关系也没有!]
羽还真听到这话,愣了愣,又继续和鸡腿斗争。
[那,那你那小媳妇儿--]几个人彼此相互看了看,一齐望向风天逸。
[什么媳妇儿?本少爷没媳妇儿~只有兄弟,干~]
风天逸扫一眼正在专心致志啃蹄髈的羽还真,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几个人也陪笑着饮尽了杯中酒。
[小吃货,你叫什么呀?]月云奇看他吃像可爱,逗弄着道。
[羽还真]羽还真咽了嘴里的肉,饮了口茶道。
[哦,真真啊!]月云奇眼里的笑意更深,心道着小吃货真可爱,丝毫没注意到背后风天逸那吃人的眼神。
[对了,陛下,你在家养病这些日子,听说,那易家的茯苓小姐,已经和白庭君那家伙定了亲,不过,你放心,实在不行等他们成亲时候,咱们哥几个,给你抢亲去~]雨瞳木看着面色有些不善的风天逸,以为他也和自己一样为情所伤。
[对,陛下你放心,咱们一定帮你把大嫂夺回来!]“箐英五少”中最讲义气的杜若飞也拍着胸脯跟风天逸保证。
[啪]羽还真手里吃了一半的蹄髈掉了。
他突然觉得这蹄髈有点腻人。
[呀,没事,没事儿,这还有螃蟹呢!]向从灵也觉得风天逸带来的这小孩有点可爱,一副好哥哥的模样,给人往碗碟送了一只大螃蟹。
雨瞳木看一眼盯着螃蟹呆呆地不动的羽还真,身为水产少东家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哈哈,不会吃吧?小家伙,我告诉你呀,这叫螃蟹~]
风天逸把雨瞳木伸过来的肉手一掀,将人往自己怀里一捞,眼神有点焦急,[别听他们瞎说,我,我跟那个易茯苓没关系,就是之前开过几回玩笑~]
箐英四少集体懵逼脸:这,这什么情况???
不是说好的是小跟班吗?陛下,你这是要闹哪样?
[羽还真?]向从灵沉思着这个名字。倏地眼中一亮。[你,你是飞霜的~]
月云奇好像经他提点也有些开窍,目光在风天逸和羽还真之间逡巡[雪飞霜的?那,不就是陛下的~]
[原来是小嫂子啊!]雨瞳木尴尬的目光冲风天逸滑去,羽还真脸腾得一下红了,被风天逸一个飞眉怼得缩了缩脑袋,佯装作喝酒。
[我,我们刚刚都是胡说八道的,陛下,对那个易茯苓一点意思都没有,真的,比珍珠还真~]杜若飞干笑着越描越黑。
羽还真依旧低着头不说话,饭也不吃了,眨巴了几下眼睛,挣开风天逸的手,退离开座位[你们别误会,我真的是少爷的跟班,没别的,我,我要回去了]
小家伙想跑,却被风天逸抓住手腕逃不脱。
眼睛红红地,像个被欺负的小兔子,看得风天逸都有些心疼了,可就是不想放开他,他也放不开他。
[都是哥几个的错,嫂,还真,你别生气,我自罚三杯]
杜若飞一杯一杯喝的又快又凶。
[我也自罚三杯]
[我也自罚~]
[我也喝~十倍,小嫂子,你就别生气了]
[要不我也喝十杯]风天逸靠近他微笑,手已经环上了人的腰。
[不~对身体不好]羽还真坐回了他身旁。
接着就开始更加“凶猛”的被加菜,却不敢劝酒,只是雨瞳木不停地催促掌柜地上好茶,最贵的茶;月云奇说要和女儿红,十八年的,风天逸请,十坛,算是补喜酒;雨瞳木不停地替风天逸吹嘘文治武功,惊才绝艳,把人要夸上天;向从灵给他解释易茯苓只是风天逸怼白庭君的一个借口,并非出自真心,请他不要介意。
风天逸什么也没说,就是安静而细心的为他剥虾壳,挑鱼刺。
[我说过了,他们是朋友]
风天逸在他耳边温和笑。
羽还真嘴角弯起。
[和我一样,都是小霸王]
羽还真笑着摇了摇头,顿了下,又轻轻点了点。
风天逸看到了他眼中的明月[嗯,小霸王!]
   会为朋友拼命,会喜欢朋友的朋友的人,“坏”一些,又有有什么不好呢?


------------------------------
tbc--


拖了太久,很快完结。

评论

热度(40)

  1. 莫非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