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逸真】乡村套路深09

一枚情骨:

 08


自那日风天逸带了羽还真认识了自己的“狐朋狗友”们之后,就开始处处以人夫婿自居,对羽还真管天管地,二十四孝老公,入戏得可以,可羽还真这边呢,还是对他不冷不热的,亲近中还带着恭谨,把地主家的傻儿子,气的可以。


小鞭子甩得啪啪作响,宣泄着主人火气过旺、无处安放的热情。


于是,抖 s之魂觉醒的风少爷,带着小怪兽般的表情,在就酒桌上开始无差别伤害。


陛下~雨瞳木在喝的已经找不到北的时候,终于敢于问出心中所想。你,是不是,被嫂子踹下炕,呃~


雨瞳木,你他妈往哪倒呢,杜若飞醉红着脸,使劲儿地推着压在他肩膀上的雨瞳木,然后对风天逸摇晃着傻笑,陛、陛下,我,告诉你,这,媳妇啊,不能惯,踹下炕,怕什么,就是上~啊~


上字还没说完,就被雨瞳木压倒在了地上,艰难地呼唤,救~


风天逸和其他两人则视而不见地背过头去,画面太美,端起酒杯,庆祝般的走一个呗。


陛下,若飞,话糙理不糙,我同意。向从灵把玩着酒杯,嘴角噙着笑意。


好,祝陛下早生贵子!月云奇举着酒杯开怀大喊。


木桶,你他妈,快给我滚开,老子快被你压死了--杜少爷吐了好几口酒之后,意识逐渐清醒,开始垂死挣扎。


奈何,雨小胖,已经去了周公那里。


呜,雨,雨大哥,我错了,您,是我哥,我服了。杜少爷在感觉自己的五脏好像开始移位了,于是秒怂。


被月向二人合力拽出来的杜若飞喘着气在桌子上趴了好一会,在雨小胖脸上蹬出了个深红的鞋印。


妈的,死木桶,从明天起,老子一定要给你减肥!


风天逸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早生贵子,对,不能怂,拜过堂,洞过房,还怕他不认账?


然后,眼神飘过醉的不省人事的某人,嗯,这招不错~


少爷,今天过节吗?羽还真盯着满桌的佳肴,亮着眼睛问风天逸。


嗯。风天逸微微一笑。


什么节啊?羽还真掰着指头思考,清明,端午,中秋,重阳~都不对啊。


成人节。风天逸对他眨下眼睛。


啊?这是什么节?


风天逸嘴角的笑意更深,一生一次的重大节日。


节、日,没毛病,机智如风少爷。


羽还真却没有纠结很久,节日吗?总是好的,有好吃的呀!


那,少爷节日快乐,咱们开吃吧!羽还真说着,小手就伸向了大虾。


不行,风天逸把整盘虾从他面前端起,羽还真抓了个空,嘟着嘴,看向风天逸。


成人节,要喝酒 ,才能吃东西。风天逸扬了扬手里的白玉杯。喝一杯,吃一口…


为什么呀?


不为什么,习俗!风天逸说得跟真的一样。


羽还真瞅瞅眼前的食物,咽了咽口水,那,好吧,可我,不太会喝酒。


没事,你不会,我会啊。风天逸把一杯酒递给他,又把那盘大虾摆到他面前。


少爷,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吃你的虾。羽还真口中被塞了个大虾仁。


唔,真好吃,小吃货觉得他家少爷真是个好人,可他到底是不是他的良人,他还不太确定,毕竟,出身、身份什么的,他还是懂一点的,他觉得自己有点喜欢他,又不敢 喜欢他,可还是在不停地喜欢他,这真是太可怕了,他的心好像根本不听话…还是吃好吃的吧,今朝能吃今朝醉,是这么说来着吧?


少爷,你也喝啊吃啊。羽还真看风天逸一直伺候他吃喝,十分不好意思,给人碗里夹了个大螃蟹。


啊,好。风天逸也心虚喝了一口。


十杯了,怎么还不倒?风天逸觉得有点吃惊。


二十杯了,脸都不红?风天逸急得有点上头。


三十,已经开始晕的风少爷,也不知道自己数没数对。


四~后来的事,风少爷就不记得了,总之,他还是那个完整的他,他也当然是完整的他,没多没少,没活路啦!


炕塌,风少爷睡得,一个人。


卷着被子,非要跟人挤挤,羽还真眨眨眼,我,我这单人床啊,少爷。


本少爷不管,床我的,你,也我的。你自己说过什么都愿意的…凑表脸的在吧唧吧唧亲得人脸上又湿又红,像颗刚摘的番茄。


羽还真抿紧的唇终于打开,放他火热的舌进来。
嗯,我愿意的,因为是你…
tbc--
得到性福陛下表示,本皇要去撒欢儿,搞搞事情~


太子:老子明媒正娶,你个暗度陈仓的货,嘚瑟个屁啊!


陛下:nonono,本皇的行事风格就是,坐在火车上,向推着独轮车的你,撒图钉…怎一个爽字了得!!!啊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39)

  1. 莫非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