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逸真】乡村套路深10

一枚情骨:

09


在三天后谁坏了一张单人床,十天后又睡晃了一张双人床,正摩挲着下巴准备找工匠打个炕的某色狼就被羽还真连人带枕头扔出了房间。


扒着门缝,甜言蜜语说了一车的风少爷,只听支呀一声,门开了,正要厚脸堆笑着往里凑,脑门就被两个板栗给砸出了两个大红枣。


风天逸一看要遭,这,这是真生气了,连吃的舍得用来当武器了。


捂着脑门想了想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回味了一下媳妇的白白软软,香香水水~,某处又可耻的要抬头,咂咂嘴,淫荡的眼生瞟到了不远处的两颗板栗。


“咳~,宝贝儿,咱们今天吃蜜烤乳猪,你再不开门儿,我可就自己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风天逸挨窗户边听听了,嗯?没动静?


“我走了啊~”故意踏出几声响,“真走了~”


门果然露出了一条缝,侧身躲在一旁风天逸就见飞出了一把核桃~皮,还有某人的委屈声。“大坏蛋~”


紧接着,风少爷就如风一般地把人搂在了怀里。小家伙红着眼挣扎,风天逸赶紧又亲又摸地给人顺毛“我错了,宝贝儿,不气了啊~烤猪都给你,咱家猪圈都是一个人的~”


小家伙被气笑了,在他凑上的唇边咬出一个月牙儿“你才是猪呢!”


“那我也是你的呀~”风天逸眨着眼睛“妖娆”地电他。


这人怎么这么厚脸皮呀,羽还真红着脸地把眼睛埋进他的肩膀,嘴角弯弯“我才不喜欢猪呢!”“可猪喜欢你呀!”风天逸又狠“咬”羽还真侧脸了几下,将人一把抱起“等着你去吃它呢!”


还故意哼哼了几声,逗得羽还真在他怀里几乎笑翻。


闹了好一会儿之后,羽还真声音小小的嗫嚅。“你,放我下来,我,我自己走~”小家伙脸红得更好看了,看得风天逸呼出的气息有些灼热。“呦呦,宝贝儿可以啊,那今晚可要加倍~”


“你~”羽还真恨不得踢他,稍一用力牵动了身后某处,又酸又疼,让他不禁红了眼眶瞪着罪魁祸首。


风天逸心虚地抱住人,小心翼翼地放在大腿上,“宝贝乖啊,还疼吗?”


“疼!”


“那下次,少做两次好了,就做三~”


“一次也不行!!”


“一次当然不行!”


“你,还要不要脸了!”


“不要!我要你~”


眼看羽还真就要炸毛,风天逸赶紧给小家伙嘴里塞了一大块金灿灿的外酥里嫩的烤乳猪。


羽还真眼睛弯起,伸手又爪了两块,嘴巴塞得满满得,像只小仓鼠,吃得那叫一个欢实。


“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风天逸笑用汤匙舀了一勺手边的鲜虾粥,吹凉了递到羽还真嘴边。


“奥~”小家伙这次很给面子地一口就吞掉了,给了他一个大大笑脸“还要~”


风天逸突然有种“当了爹”的错觉,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了羽还真的微凸的小腹,才要伸手摸一摸,嘴里就被塞了一大块烤乳猪,“你也吃啊~”


风天逸还没来得及嚼完嘴里的肉,就又被灌了一大勺粥,从没这么“暴吃”过的风少爷,被食物塞得有点喘不上气,想了想,熊孩子,还是晚点要吧,一个孩他娘,就够他受的了~


吃了半头猪喝了一海碗粥才抬头的羽还真,擦擦油亮的嘴巴,餮足地赖在风天逸怀里,脑袋不知被什么咯到了,“呀~”了一声。


“怎么了?”风天逸看他揉着脑袋,不明所以。


羽还真立即伸手扒他的衣襟,风天逸惊喜着小东西的热情,正想自己要不要反客为主。就看见羽还真摸出了一张烫金的请柬,徐徐展开。


“白庭君,易茯苓?”好像有点耳熟。


风天逸一看那请柬,就气不打一处来,按说,他是地主家的少爷,他家是商贾家的独子,应该是井水不犯河水,可是谁让两家是世交,二人又年龄相仿,性格迥异呢!想他是高贵威严独领风骚的风少爷,最是瞧不上白庭君那假仁假义、道貌岸然的虚伪样,除了对易茯苓之外,俩人就从没有目标一致过。不过,风天逸当时就是想看白庭君求而不得,然后自己抱得美人归的吐血样,才不计后果地追人的,哪知道,给那伪君子给逼急了,嚷嚷着要跟自己赛马,结果一个马失前蹄,还好自己大难不死,必有艳福,遇上了小笨蛋……最近为着追媳妇儿,还没得空找他报仇,这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羽还真看到风天逸几乎咬着牙要将手里的请柬捏烂,怕他伤到手,赶快将请柬夺过来,又替他搓了搓红红的手心,问他怎么了,为什么生气。


风天逸把他和白庭君从小到大的过节一一跟他说了,羽还真饶有兴味地听他完全以第一人称的方式高富帅的自己如何打压矮丑挫白庭君的事迹神吹完,歪着小脑袋沉思了一下,“那白庭君那么坏啊?”


坏透了,就因为他,你差点就见不到你相公我了!


这话羽还真觉得有点不对,“好像也是因为他,我才见到你的吧?”


额,风天逸一时竟想不到话来反驳。“那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那新娘呢?”


“她啊——”风天逸想着如何跟他形容那个暴力女。


羽还真就哦了一声,说自己想起来了,她就是风天逸之前拼命追的那个女孩,而后委屈到不行地汪着大眼睛问他,是不是因为人家要成亲了,他才那么生气。


“你要是真喜欢人家,我,我不耽误你~”羽还真憋住泪,挣扎着要从他腿上起来。


风天逸赶紧把人圈住,又怕他难受不敢抱太紧,又亲又抱,并再三强调自己当时就是为了争强好胜,根本没动真情,自己心里只爱羽还真一个,然后又说易茯苓就是个母夜叉,谁娶谁倒霉,和白庭君绝配……


那你生什么气?羽还真窝在他怀里,嘟着嘴问。


生气他俩是王八看绿豆啊!


人家两情相悦,你都看不惯,还说不是吃醋?羽还真又开始挣扎。我看坏人是你!


不是那么回事儿,风天逸好容易摁住了羽还真,抱着人装可怜,宝贝儿,爷的命差点折那小子手里,讨回点利息不过分吧?


 


羽还真也回想起那时风天逸病入膏肓的模样,有点心疼他,犹豫了一下说,那你想做什么。


风天逸亲吻了一下他软软地嘴唇,笑得妖艳无边,爷要送他一份大礼。


 


————tbc


 



评论

热度(33)

  1. 莫非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