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逸真】乡村套路深11(完结)

一枚情骨:

10


白家也是屯子里的豪门大户,宾客很多,羽还真第一次参加这么盛大的婚宴,(上次被结婚不算)觉着处处都新奇好玩,和那些爱凑热闹的小孩儿似的。风天逸拉着他的手说,一会有好戏看,他却觉得在风天逸身边总是有人来往寒暄,有点烦,于是趁风天逸一个不注意,就跑去和院里的小朋友们玩包剪锤去了,三局一轮,输家给赢家一块糖果。


 


风天逸看羽还真手里抓着糖果,正玩得不亦乐乎,不禁感叹他家宝宝的无邪童心,甘愿永远守护他纯真的笑容。


 


媒婆“夫妻对拜”的喊声响过耳畔,风天逸堪堪回神,好戏开始了。


 


果然,一声呐喊响彻喜堂:不能拜堂——


接着就见一个五大三粗,粗犷无比的中年妇人,带着一连串和他一样穿得破破烂烂的高矮不齐小萝卜头,一上来就紧紧抱住新郎哭喊:“你这个没良心的,抛下我们孤儿寡母,要娶这个狐狸精”鼻涕眼泪被蹭得满身的白庭君一脸懵逼:你,你谁呀?


那妇人停了一下,嚎得更加山崩地裂了:啊,孩子们,快叫爹,你爹他太缺德了,居然为了娶小老婆,抛弃妻子,真是禽兽不如~


一群小萝卜头把白庭君团团围住,抱着大腿就喊爹~


我不是~白庭君也急得快哭了。


易茯苓已经气得掀下了红盖头,面色通红,大大的杏眼瞪着他,白庭君,你,你给我解释清楚!!!


白庭君的母亲——白雪虽是纵横商场数十年的女掌柜,可这突如其来的“家丑”也让她足以头晕目眩:庭君,你,快把这些人给我弄走~


 


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优良传统,周围的宾客更是不愿错过这一出乡村白世美的大戏,纷纷看得兴趣盎然。


 


风天逸更是决定回去给雨瞳木加十个鸡腿,这人找的可以啊,他只说找一个妇人来编排白庭君喜新厌旧,没想到竟然是个寻亲团。


 


演得还真像那么回事,风天逸含笑着跟给向从灵耳语。


 


木桶说,好像是早年唱过二人转。向从灵艰难地憋住笑。


 


啧啧,没想到平时一本正经满口仁义道德白家公子竟然是这种人,风天逸实在是忍不住了,强行给自己加戏。这个千载难逢的狠踩白庭君的机会,他怎能错过。


“就是,太不是人了,人渣,禽兽~”周围的大娘大妈大婶大姐们,已经开始了同情心泛滥了,正义感爆棚的怒刷存在感了“那新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勾引有妇之夫,狐狸精!”“嗯嗯,没错,没错……”


 


风天逸一抖折扇,长身玉立,面如春风,笑若桃李。“我看,要不这样吧,男人三妻四妾,古已有之,白公子,今日嘛,就全当纳妾……”


风天逸转过身笑对着易茯苓。“这样的话,也好给,那个,嫂夫人和侄儿们一个交代,白公子,也可娇妻美妾,福禄双全。大家看如何啊?”


“嗯嗯,应该,应该”向从灵赶紧帮腔,四周也纷纷点头。


“风少爷这个办法好。”一旁的媒婆也随声附和,拼命乞求婚礼顺利,好保住自己那份丰厚的喜钱。


 


“你,风天逸,这,是不是你搞得鬼?”白庭君脱下全力挣开那高大妇人和一众孩童,抓住了风天逸的衣襟。


 


“白公子,你可不要含血喷人,冤枉在下~”风天逸扯开白庭君的手,带着挑衅地笑容,眯了眯眼睛。 


 


“风天逸,就是你~”易茯苓也气急,直指风天逸,怒道:“你恨我选庭君哥哥,不选你,才故意带人来捣乱,给我庭君哥哥泼脏水,这个丑八怪和那些小孩儿肯定是你的人~”


 


说着就指着风天逸跟那边的孩子道,“别哭了,他才是你们爹呢!!!”


 


果然是脸皮厚如墙的易茯苓,可这锅,你们夫妻俩今天背定了。风天逸嗤笑一声,“哼,笑话,本少爷早已成亲,心中只有我夫人一人,你要给你那渣夫洗白,也不能陷害风某,还请在坐的诸位评评理~”


 


白氏夫妻简直气结,从未见过如此颠倒黑白厚然无耻之徒。


 


“我家少爷平素虽然有些霸道,可也从未做过哪些个欺男霸女之事。”同来的风家老管家风忠两眼通红,愤愤不平。“少爷同我家老爷一般宅心仁厚,当年灾荒,是我家少爷做主免得大家地租,还开仓放粮赈灾,大家可是都忘了?” 


 


“对对~”“是是”


“风少爷是好人”


“唔唔,大善人”


 


风天逸讪讪地轻咳一声,点头见礼,本来是来整白氏夫妇的,一不小心还被大家交口称赞了,哈哈,感觉真不赖,媳妇儿,看见了没,你相公棒不棒?


 


咦,我媳妇呢?“还真!”


 


榕树下正数着自己赢的糖果的羽还真,听到自己熟悉的声音,扬起一张大大的笑脸,奔向爱人。


 


挤过里外三层的人圈,将糖一股脑儿放在风天逸手心“天逸,吃糖~”


 


风天逸刚要捏捏脸,夸夸人。就看见那一群小萝卜头围在了羽还真的腿边“小哥哥,吃糖~”


 


“咦,是你们呀?你们也来参加婚宴吗?”羽还真边给他们的小手里放糖,边笑着问。


 


“你们爹爹呢?”


 


一个很小的孩子含着糖,指了指不远处的那个“妇人”:“爹爹挣钱呢!”


 


羽还真仔细辨认了许久才认出那个膀大腰圆的“女人”就是自己那天在雨瞳木家门口遇见的男乞丐。“大叔,你干什么呢?”


 


那位“妇人”恨不能找个洞钻进去,这,这咋遇见熟人了呢,以后还咋混江湖!!


 


白庭君闻言立马扯下“她”的假发和衣襟,两个大白梨骨碌碌地滚到地上,被两个小孩子捡起来就啃。


跑~那被拆穿得汉子一声令下,小萝卜头,立马如猴子一般,嗖嗖地扎进人圈,没影了,大汉也趁乱钻进了后堂,白庭君大喊一声,追,呼啦白府几十位家丁仆人,拎着大棒开撵……


 


风天逸长叹一声,他家的小天真果然是只拖退猪。 


场面十分尴尬。易茯苓简直对羽还真感激涕零,一把抓住他的手不放“谢谢这位小兄弟,要不是你,我庭君恐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叫易茯苓,以后你就是我亲弟弟”


 


羽还真还没弄明白事情的始末,只是听眼前的女子自我介绍是易茯苓,便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她长得很漂亮,且眉宇间有一股英气,且看样子的确个秀外慧中的大家闺秀,和风天逸也挺般配的,要不是他~强咽下心里的酸意,他微笑以对。“你好,我叫羽还真,是……”


 


风天逸狠狠拍掉易茯苓的手,搂紧羽还真“这是我夫人~”


 


不配!易茯苓揉着自己的手背喊道。


 


我~羽还真以为他是说自己配不上风天逸,难过地低下头。


 


“你配不上我们还真弟弟,无耻哈士奇岂能配天仙~”易茯苓怼风天逸从不手软,尤其是在知道刚刚这事肯定是风天逸搞得鬼的前提下,一把扯下胸前的一个白玉锁塞进羽还真手里“这是姐姐给你的见面礼,以后风天逸要是欺负你,就来找苓姐姐,姐姐、姐夫帮你揍他~”


说完得意地瞪一眼风天逸,拉着白庭君继续走婚礼流程去了。


 


“戏也看了,气也出了,咱也回家吃饭吧~”风天逸环着人要走。


 


“不管饭吗?”羽还真听村里人说娶媳妇都请喝喜酒的呀。


 


“他家的饭不好吃,回家相公给你吃好吃的~”风天逸弯着眼睛,捏捏羽还真的小下巴。


 


“哦,好啊~”小猪一听好吃的,就开开心心地跟着狼走了。


 


然后,被狼喂饱之后,就被狼叼了,小猪和狼的故事一直在继续,那是一段很俗很套路却很甜的乡村爱情……


Fin.


 

评论

热度(46)

  1. 莫非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