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九州天空城】【逸真】长生殿·卷十二(龙皇陛下X白蛇真真)

豌豆娘:

卷十二


 


上走链接:


http://weibo.com/3048874841/EFUM24kAT?ref=home&type=comment#_rnd1492975113979


 


====================================




下:




“我们在游月宴之前去皇都,路上稍微赶一下。”


雪凛稍稍往后退了一下,好让侍女把餐桌摆上来。雪飞霜坐在榻上,隔着侍女们晃动的衣袖望着他,回道:“你不打算向那边报备?”


“我做什么为什么要跟风天逸说?”雪凛笑了一下。雪飞霜想了想,又问:“那那个女孩儿怎么办?本来我们家现在就还在风尖浪口上,到时候风天逸说你伙同叛党谋逆,你要怎么说?”


雪凛拿起刀,切开生肉,“我本来就谋逆,他又不是不知道。”


雪飞霜摇摇头,语调悠长又清晰,“她不可能杀得了风天逸的,那女孩儿倒是聪明,找到我们家本来就是一种双向的威胁……你让我见见她,我会想办法让她放弃复仇的念头的,留在我们家,为我们家所用。”


雪凛抬头看了她一眼,微微提了提嘴角,“你想让这事在我们家被压下来?“


“因为现在皇叔处境微妙啊……”雪飞霜沉吟道,“文官不是共同弹劾皇叔吗?这次游月宴,皇叔怕是都不会去皇都了,这事要绕开风天逸,让皇叔处理就正好撞在他人话柄上了,也难免让风天逸起疑心。”


“他起疑心不好吗?”雪凛嗤笑了一声,“你倒是够宽宏大量的。”


雪飞霜这回干脆地甩了一记眼刀过去,“我不是宽宏大量,只是因为……他不记得了才好。”雪凛不置可否,低头时不见眼中的情绪,只是脸上依稀还留着那抹嘲讽,“你不知道吗?风天逸身边有伴儿了。”


侍女刚好退出了雅阁。雪飞霜拿着勺子的手顿了一下,人不动了,头上的珠挂还在微微晃动着。雪凛抬起头,跟她的视线接上,“听说是蛇族,从星辰阁那边带回来的,这两天还带去南行宫见风刃了。”他的语气略有些轻描淡写,雪飞霜沉默了良久,然后缓缓挪开视线,放下了手中的用具。


屏风上画着花鸟虫鱼,背着光,轮廓清晰,栩栩如生。


“怎么?真听到他有了新人,就吃不下饭了?”雪凛草草划开那白肉,也不蘸佐料,就丢进了嘴里嚼。雪飞霜静静地看着楼阁里的陈设,末了,笑了一下,回到:“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在想我不觉得不值,就没有人,会觉得不值了。”


“不过罢了,”雪飞霜回过头,拿起勺子盛起汤来,突然感觉到一股奇异的轻松,“我当初就跟皇叔说,他忘了正好,日后我找人,是生是死都是我们雪家自己的事,他们再无瓜葛……若不是这样,我之前哪能还,帮着他们风家人呢?”


 


羽还真是被一阵风拂醒的。


太阳已经临近海平线了。他转过头,风天逸就在旁边,一直陪着他。


羽还真低头看了看自己,他还被盘在风天逸的尾身。龙尾的鳞片像洒了金粉一样,并不张扬,却透着一股勃发的强劲。他仍然觉得有些疲倦,于是躺回风天逸的怀里,静静地望着晚霞。


羽还真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两只巨大的鲸鱼,在半空中飞过,发出悠长又低沉的鸣叫。他想跟风天逸说,但是天边的彤云如此盛大,归巢的鸟群如此安逸,让他一时不想出声。


入夜后,风天逸试着带他下了水,往大海深处游去。


僻静的海域里居住着唱着歌的鲛人,他们在礁石环绕的秘境边上坐着,注视着美丽的族群举行宴会,看着他们在情动时一双双结成对,环绕着彼此的尾身沉入水底。


海面清幽又明亮,月亮正挂在天上,照着这缠绵的一幕。


 


桃溪是在两天后才发现这件事的。


羽还真精神不大好,因为之前也有过这种情况,所以她和其他侍女还以为是因为旅途劳累。那天晚上她想把浴池边上的衣物取回来整理,却发现羽还真在浴池一角盘着尾身,清洗鳞片。本来平时桃溪就无声无息地回避了,可这回她看到了小白蛇的尾巴上,零零星星地掉了不少鳞片。


那实在不太像是自然脱落的。


桃溪犹疑了半天,暗自退下来。趁羽还真出来在榻边自己擦头发的时候,桃溪过去问,“小公子……你前天是不是和陛下出去了?”


这一问,回答倒不重要了,因为桃溪发现,羽还真没办法说话了。


 


这件事实在是太巧了。


羽还真平日里的行止都不需要侍女多加代劳,这两天又刚好渴睡,于是谁都没有留心。


虽说这次风天逸来南行宫,并没有多少朝臣随行,但是游月宴在即,届时会有不少友族来访,风天逸白日里不得不忙于处理这件事。桃溪把事情报出去,来的御医是医首月蔚,后来跟着风刃,据说风天逸也是直接从会议上下来的,一时把寝宫都挤满了。


羽还真被迫待在床榻上,有些紧张,又有些无奈。


其实他自己并不觉得有什么,他觉得这就是过两天就能好的事,可这架势太郑重了,他又没办法解释。


月蔚看过后,“嗯”了老长一声。桃溪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可她是真急,一急,却又镇定了下来,回头让寝宫里的侍女和侍卫都退出去。


风刃和风天逸都没有出声打断月蔚。


“受惊吓了,吃点药,静养个五六天就会好了。”月蔚招招手,桃溪去取纸笔,递给他写药方。一旁风天逸顾着去看羽还真,风刃在后头,双眉挑了挑,有些沉思的意味。


风天逸那一脸的担心肯定是藏不住的。


羽还真其实很想说,他没有受到惊吓啊,只是说不出话,就只能回握住风天逸的手。风刃见羽还真的表情有些尴尬,也感觉到这里人太多了,于是对羽还真宽慰性地笑了笑,说:“那我先回去了,回头我再来看你。”


月蔚又过来问了羽还真一些事,“是不是身上有过旧伤?”


“什么时候好的?”


“不记得怎么落下的了?”


“你聚一下气,到丹田看看。”


这么一问,倒是把风天逸和羽还真怎么认识的事又刨出来了,月蔚摇了摇头,对风天逸说:“陛下既然入过无相之梦,就当早点来南行宫这边,让医官看问。”风天逸这时候哪能在意这事。桃溪送月蔚出去后,月蔚在小道上回过头跟她说:“还是让陛下好好陪陪人家,虽说是,还没有正经名分。”


桃溪心头跳了一下,面上还是平静地应了。


她往回走的时候,不知怎么,就是越想,越觉得有股闷气堵在胸口。


 


南行宫的小侍女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当是羽还真生病了而已。


桃溪没想到的是,风刃竟把她喊去了,虽然并没有多交待什么,但送了好多东西,还让她好好照顾羽还真。她回去后在厨房发着呆,心绪罕见地有些乱,等回过神,拼盘点心做了一大桌,又不是很满意。


还是等到羽还真嗓子好了,再弄一桌小宴吧。她这么想到。


小侍女趁着她们午后坐在河堤旁休息,问她:“小姑姑怎么又不高兴呀?”桃溪倒不弯弯绕绕,玩着腰间的骰子璎珞,说道:“你说我们龙族,要是有姑娘成好事了,不是都要跟父母兄姊还有亲家……一起庆祝的吗?”


小侍女啃着山楂糕,听得不是很明白。桃溪笑了笑,并不在意。


她是海天宫的侍女,是风天逸的侍女,她其实没有立场去想这些东西。只是她算是跟羽还真相处得比较久的人了,她觉得她不想,万一没有人想了怎么办?她更是不敢去责怪龙皇的,风天逸对他也足够好了,只是她突然觉得,如果她有一个弟弟,她是不愿意让他陪在君王侧的。


这想法肯定是僭越了,于是桃溪叹了叹气,也就不想了。




=======================================




提前辩解一下,你们误会陛下了!


陛下可是要在外交宴会上让真真坐旁边的人!


虽然桃溪这么想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评论

热度(64)

  1. 莫非衍豌豆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