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九州天空城】【逸真】长生殿·卷六(龙皇陛下X白蛇真真)

豌豆娘:

别的文我都写个三千就更了,这文都是五千呀QAQ


越写越长orz怎么回个龙域这么难。。。。




===============================




卷六


 


羽还真发烧了。


 


本来风天逸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折腾过,难得他睡了一觉就觉得好了。他的记忆只停留在他把羽还真抱回了他住的那个小洞天,等他醒来时,发现这里依旧很整洁,好像没有任何被沾湿或弄乱的痕迹。风天逸稍微思忖了一下就知道是羽还真睡之前收拾的,可那时候羽还真的状况也并不好。


果然,看看这小家伙,现在就生病了吧。


风天逸把衣摆从对方身下抽出来,然后下了石榻去找东西煮热水。他曾经跟羽还真打趣说的亏羽还真遇到的不是年轻时候的他,他现在觉得自己这想法真是很有远见,因为那个时候他,说的不好听一点,钟鸣鼎食惯了,脾气又恶劣,实在是很不会照顾人。


不会照顾人可能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不会照顾自己喜欢的人就比较混蛋了。


羽还真放东西很有次序,风天逸稍微找了找总能找到自己需要的。他回到榻上的时候小白蛇难受得哼哼唧唧的,无意识地扒住他的手,导致风天逸又没办法扶他起来。


这洞天选址很特别,傍晚时候能看到从外头斜照进来的夕阳。


风天逸等了一会儿,等羽还真养得有点精神了,才把他喊醒。然而小白蛇喝完水以后好像更加不清醒了,摇摇晃晃地伸出手搂住他,挂在他脖子上念叨:“为什么我做梦还会生病呢……”


风天逸没有回答他,因为羽还真又睡着了。风天逸低头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突然想到这样长久的睡眠是不是也是为了自我愈合。


风天逸看到挂在床头的小风铃,用贝壳和草蔓编的,在晚风中叮叮当当。


风天逸伸手去碰了碰那些小物件,在想这是不是羽还真自己做的,又想到,小白蛇说自己独自待了好多年,那他是不是每天傍晚也像自己这样,静静地看着外头的斜晖照耀着水面,波光粼粼,水鸟长鸣,直至入夜。


 


他们在沉睡中自然而然地化为原形,就好像陷入冬眠一般。


羽还真是被一阵夹杂着碎冰一样的风吹醒的,他醒的时候看到铁架下的炭火已经熄灭了,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


他挪动了一下尾身,感觉到全身的骨头发麻一般酥痒。风天逸的原形太大了,把半个石洞都占住了,羽还真尝试把自己从盘绕的龙身里头抽出来,然而失败了,于是他趴在金龙的身上,看着外头结冰的湖面,开始发呆。


现实中的灵境大泽是不会下雪的,更会不结冰。


也许这是风天逸记忆中的雪下到了他居住的地方。


羽还真听到龙的呼吸声变大了,他手下的鳞片游移着,上头暗淡下去的纹路又清晰起来,发出熠熠碎光。风天逸也跟着醒过来了,但是对方下意识绞紧自己环着的东西,羽还真一瞬间疼得脑袋发涨。


好在风天逸随即就感觉到不太对劲,睁开眼看到是羽还真,就松开尾身了。羽还真缓过神来时风天逸已经坐起了身,翻了一下尾巴就把他送到身边来。风天逸稍微顶了一下他的腰,好检查他腹部伤口的情况,可羽还真总觉得翻开肚皮给别人看这种事很奇怪,扭了两下又被风天逸给按住了。


那伤口已经愈合了,风天逸伸手顺着那淡淡的印痕划过。羽还真觉得有点不自在,缩了缩身体,就避开了。风天逸回过神,看到他把自己的尾巴抽了出来,盘成一团,只露出两只眼睛,眨巴眨巴地不知道在想什么,露在外头的尾巴尖还晃了两下。


风天逸突然觉得自己醒了,因为那股子要往陷阱里跳的念头又冒出来了。


要是他铁了心把这小白蛇缠开,估计对方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但是做龙不能这么恶劣,风天逸决定做点什么事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催促小白蛇起床,他们翻箱倒柜,找了几件厚衣服,他们顺着结冰的湖面,跑到外头的雪原之上。天地开阔得让人心境也不一样了起来。风天逸看着裹成球的小白蛇在雪上一边滚一边跑。雪霁的初阳照得白茫茫的大地有些晃眼,羽还真团了个雪球自己捧着,跑动的时候总会回头看他一眼。


风天逸突然觉得很开心,因为他能感觉到,仅仅像这样,羽还真就很开心。


 


风势变大了。羽还真朝远处看去,竟看到云层回转,隐隐要形成风眼。


“我们已经到梦境最底下了。”风天逸预料到一般,叹了口气,然后跟羽还真说,“待会儿这梦境要打开了,你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相信,这次被拖进去就很难再醒过来了。”


羽还真愣了一下,然后问:“五十年已经过去了吗?”


风天逸目光有一瞬间的游移,他看着羽还真,点了点头。


羽还真捧着雪球,若有所思,“是因为我本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吗?”他能感觉到这梦境对风天逸的影响,却感觉不到对自己的。


风天逸沉默了片刻,然后伸手擦点他脸上沾的雪,“你在这儿等我,我回来就带你出去。”


 


金龙在雪地上现形时气势异常凛冽。羽还真被那带出来的气流震得睁不开眼,再抬眼时,龙已经腾上了半空,向卷云之中奔去了。


日光被遮住了。羽还真环视四下,看到旷野上开始出现一个个气流般的轮廓。


那就像是把人带动的气流显现出来,又把人隐去一般的景象。


羽还真并不觉得惊疑,哪怕他感觉其中几个身影朝他晃了过来,他好像被抓住了,拖着向前走了好几步。嘈杂的人声中有几句话清晰了起来,虽然羽还真还是听不懂。


“说是远房亲戚的孩子,但护得这么紧,我们都不信。”


“你看看,怎么处置。”


他又被拖着向前走了几步,这一次因为太急,他踉跄着跌倒在地上。羽还真能推测出来这应该是把他推向了哪里,推给了谁……那是推给了谁呢?


羽还真看着前方,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风,只有雪,天色晦暗不清,远处金龙俯冲时划过风暴的边缘,擦出雷鸣般的声响。


你是谁呢?


羽还真皱了皱眉,试图在空白的记忆里找寻蛛丝马迹。


应该有谁的——那些人影在不经意间已经消失了——应该有谁说,“我已经叫你家里人来接你了,你别哭了,你越哭他们觉得越有意思。”


“你再哭我可真的不让你回去了。”


羽还真眨了一下眼,突然感觉一阵强风扫上了自己的背脊。天空上,一道环形的火光突然炸开,巨响后整个梦境开始震荡。


风天逸落地的时候手上抓着一个看不清形态的东西,非要说的话有点像是滴入水中的墨,但羽还真感觉出这个东西挣扎着想逃走。风天逸收了一下手,那东西就被凝在了他戒指上的珠子里头,他解释道:“这就是那玩意儿——无相鬼,你坐在地上干什么?”


风雪并没有停息,羽还真看到周围的景象在慢慢褪去。


风天逸将视线投过来,而羽还真也正好抬起双眼,在一瞬间他们都无话可说。风天逸少见地有些茫然。旋动的气流从他们脚下升起,不知道下一秒他们会漂浮,还是会坠落。


羽还真低着头,那眼神明显是有话要说,可是临近所有的声音都快湮灭时,他还是没有张口。


风天逸有些叹息,又觉得有趣,他说了一句自己都感觉特别蠢的话,“我能再亲一下你吗?”


 


他已经过了轻狂的年纪。


风天逸其实想过辨别这里到底位于何方,但无相鬼造梦时似乎只取了这一方大泽,并没有显现出四周的景象。他想到他醒来后马上就是七星灯祭,灯祭结束,他又要立刻赶回龙域。他不是没有办法,可是他没有理由,有些事开口了就是诺言。


羽还真抬起脸,并不惊讶,并不尴尬,看样子竟像是同意了。


风天逸知道是因为羽还真不懂,可他这次却前所未有的坦然,他抚过羽还真的脸颊,不知道只凭双眼是否能够记下对方的模样。羽还真嗅到风天逸身上有一股佛手的香气,那气味那么悠长,以至于风天逸试探性地碰了他一下时,他也不觉得奇怪。


他现在跟风天逸隔得这么近,对方像是在教他,又像是在安慰他一样。他们分开时,保持着那样的距离待了一会儿,羽还真退开后最后看了一眼风天逸,他知道这是离别的时候了。


 


风天逸在那一瞬间感觉到了后悔。


他应该问的。


他想要去找眼前这个人,他有种他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这么喜欢的人的错觉。


羽还真那个眼神就像是在问他“你明天还来吗”,轻然而纯粹,让人觉得错过了,就再也抓不住了。


然而他醒了过来,这梦境已然散去。


 


羽还真睁开眼,他床头的小风铃在摇晃作响。空气有熟悉的潮湿感。他起身整理衣物,不急不缓地,仿佛与平日并没有不同。清晨时分水鸟的鸣叫格外响亮,羽还真浮上水面,看到远处芦苇飘荡,临岸的水面倒映着树影。


他游到岸边的树根旁,沉默地趴在上头,手摸到自己腹部,只触到光滑的皮肤,再也摸不着以前那道伤口。


他其实有很多话说。


有人陪着的五十年过得太快了。他自己捏的小雪球也没有了。


他攀在那里,什么也没有做,他不想去数那些不知何时冒出的蘑菇,也不想自己在水中游来游去。


他看着南边的星辰山,山峰四周浮云流转。


他突然觉得有些难过。


 


“你还好吧?”


高台上的灯火亮了起来,七种奇兽口含朱焰,一列一、二列二、三列三呈塔型排列,中空立有一只盘绕的龙。献者和司祝退下主台,观礼的队伍开始依次向上苍祈祷告慰。


易茯苓趁人群的注意力已经褪去,把身上的压襟取了下来,在台下悄悄跟白庭君说话。


“要死了,风天逸那家伙刚才是不是把祭文背错了?”


白庭君笑了一下,“他也不会在意的。”易茯苓忍住不翻白眼以示愤恨。


到中午时,各族都还在休息,易茯苓走过山门时看到有人已经在整理龙皇的车架了,白庭君跟她说,“我们也差不多了,傍晚就走。”易茯苓赶紧往灵境大泽那边去了。


她路过后山小道时居然看到风天逸在那里的小石台上坐着……发呆?


她本来想问风天逸怎么还在这里,可风天逸瞥见她,张口就嘲讽:“哟?怎么鬼鬼祟祟的?”


易茯苓挑了挑眉,“我也要跟庭君哥哥去霜城了,我这是去采点我要用的药草,霜城那边估计没有的。”


“你已经准备嫁给他啦?”


“你闭嘴吧。”易茯苓瞟了他一眼,提起裙子顺着蜿蜒而下的石阶离去。可她才走了数十步,风天逸突然喊住了她。


易茯苓有些疑惑,因为风天逸表情有点不对劲,那平日总是波澜不惊甚至有点可恨的脸,现在却有些迷茫,但是最终,对方还是摆了摆手,跟她说:“没事。”


龙族的车架启程后,会腾云而行一段时间。


易茯苓回来时,刚巧碰到那车队起飞,在青天中留下一道长影。有不少人都在走廊上观看这一幕。羽还真从帽子里探出头来,天光在他眼中留下细碎的倒影。


易茯苓跟他说,“这是龙族的机关术,厉害吧。”


羽还真眨了一下眼睛,若有似无地点了点头。


 


“雪将军还有两日就会回到封地上,机关师们已经在修补护域结界了,这个是简报,陛下……”向从灵顿了一下。车窗外流云疾驰而退,风天逸回过神,接过他手中的奏报。虽然风天逸看起来若无其事,但那频繁的出神并不能骗过所有人的眼睛,只是向从灵并不会问出来。


雨瞳木和月云奇也发现了,傍晚时候三个人踩着飞轮在外头监察车架队列的时候,忍不住聊了起来。


“难道是因为端王殿下的伤势不明?”雨瞳木猜测道,月云奇不以为意,“我觉得更有可能是无相梦境里发生了什么事,我就说这玩意儿邪门得很,以前端王殿下不也遇到过一次吗?”说着他看向了向从灵,因为只有向从灵是在元丰纪年任职了的。向从灵有些迟疑,“我觉得,不太像是……”


“那像是什么?”月云奇追问。向从灵耸了耸肩,“不好说,可能是跟无相梦境有关吧,但感觉跟平日都不太一样。”


讨论无果,三个人只得各归其位。


他们行至两日才越过海面,进入广袤的荆棘山区。车队转为在陆地上行驶,因为这片山区上空多有猛禽活动,不好驱散。


天道不好,开始下起连绵阴雨,他们一路半走半停,拖延了一些时日。第六日时车队停在一处离山崖不远的旷地上,崖下地势平缓处有一座小城,熙熙攘攘看着倒很热闹。雨瞳木收完机关信鸽回来,问在石头上磨剑的月云奇,“向从灵呢?”


“带人去置办货物了。”月云奇往崖下城郭处示意了一下,雨瞳木回到:“我还想跟他透露一下郡主的近况呢,你也是够没事可干的,磨这玩意儿干嘛?”


月云奇提了一下嘴角,然后拿起剑,甩了个剑花,剑刃上流光一闪,月云奇手一顿,突然往雨瞳木颈边刺了过去。


一声脆响弹开。


雨瞳木朝四下的守卫喊道:“列队,在林子里不要被带远了。”月云奇觉得那暗器打在自己剑上,震得他手腕都快断了。雨瞳木看他愁眉苦脸,无奈道:“我叫你平时多参加参加操练。”


“你没搞错吧?我可救了你一命欸?”


话还没说完,他们便跟这群忽然涌现的刺客缠斗起来。要说菁英会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那绝对都是非正常任务,月云奇老开玩笑说他们应付刺杀就跟吃饭一样。等待杀势渐止时这刺客团都还没靠近林子更深处风天逸的车架。雨瞳木回头,看到月云奇在这时甩开一个刺客前被对方踢了一脚,还是踢的脸,心里“哎呦”一下,感叹“饭就吃成这样了”。


周围的树枝上全是被刀剑锐器划出来的断口,稍不注意还容易划到脸。


“检查活口,收掉所有东西,押下去看着。”雨瞳木交待道。


“报,还发现一个行踪可疑之人。”


雨瞳木皱了皱眉,朝那边看了看,卫兵将那人拖了上来,那人抬起脸来,雨瞳木看不出这人有什么特别的,衣物很普通,非要说的话,这人倒是一点都不怕他们,可月云奇突然窜了出来,捂着脸大喊:“这肯定是指挥,押下去一起看着。”


那人刚要张口,就被捂着拖下去了。


雨瞳木不知怎么地,多看了那双眼睛一会儿,但还是任卫兵走远了。旁边月云奇龇牙咧嘴,雨瞳木白了他一眼,“你就记仇吧你。”然后雨瞳木走到风天逸的车架那边去,刚准备通报情况,就听到里头风天逸淡淡地问:“怎么了?”


“一群刺客,正在搜查。”


“嗯。”风天逸转过眼,看着外头叶梢上雨珠滴答而落,把手上的奏报放到了一边。


 


向从灵姗姗来迟,看到现场残叶断枝一片惨状,尤其是月云奇的脸。雨瞳木锤着小腿跟他喊:“你错过一场好戏。”向从灵摇着头笑了一下。


“正好,”雨瞳木舒缓开筋骨,跳下石台,拍了向从灵一下,“你去陛下那儿守着,龙域来了人,我去那边看看。”雨瞳木指了一下远处的山洞,“这批刺客既不是死士,也不是精锐,哪来的胆量刺杀龙皇的。”


雨瞳木过去时,卫兵长通报他,“一共有三十三个人。”


雨瞳木心想这人也不少,一路上都拖着也不是个事,他们已经耽误行程了。“编次一下,让他们帮忙拉货。”雨瞳木交待道,走之前又扫见那个他们最后抓的人,月云奇从后边跳上来,雨瞳木有些迟疑,小声道:“你说我们不会抓错人了吧?”


“啊?”月云奇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那人低着头,跟着队列在泥泞的山道间推起货车来,“你别看他年纪好像不大又长得很善良啊,要是刺客都能给人看出来都是刺客了那还叫什么刺客,你信不信我现在过去试试,能试出他是习过武的?”


正说着,旁边的林子突然传来一阵细微的交谈声,雨瞳木往那处扫了一眼,知道是文官的谍刺在跟风天逸商量事情。


月云奇看到队伍中那个人顿了一下,抬头向林子里看了一眼,雨瞳木回头时也瞥见了这一幕了,月云奇耸了耸肩,“你看,还是有问题吧?”




======================================




真真:O.O




主题:误把上司的心上人当刺客抓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1>>雨瞳木


我还让他去做苦力了呢。。。你慌什么。。。。。

评论

热度(107)

  1. 莫非衍豌豆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