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合欢(十六 完结)

落夜:


“不知关于立后之事,王上可有合适的人选?”
“还没有,怎么,大人有什么人选么?”
“臣有个……”
“王上,遖宿国主来信。”方夜的出现恰好打断了他的话。
“拿上来吧。”
“遖宿国主说是他那有适合为后的人选,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吧。”
“王上,这恐怕是不妥吧。”
“大人可是在质疑本王的决定?还是说,大人觉得,遖宿王看中的人,不如你看中的人?”
“老臣不敢……”
“退朝吧。”


“阿离发来国书,邀请我们去参加他大婚,执明,你去不去?”
“不去不去,我去干嘛!”
“你都多少年没回瑶光了,就不想回去看看?再说你就不想知道,和阿离大婚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什么时候?”
“婚期定在下个月十五,我们三天后就出发。”
“那带我一起吧……”


三日后,一队人马从遖宿出发,浩浩荡荡的赶往瑶光王城。
“你去参加大婚,都没带什么贺礼?”执明看着仅有的几辆马车问毓骁。
“放心,我这次的贺礼,保管阿离喜欢。”
“切……”


执明这几日在典客署呆的都要疯掉了,这次出门,除了尚小的毓琝,其余几个孩子都留在了遖宿。
执明走的时候,执琰哭哭啼啼的要跟来,毓清璃哄了好久才好。想到这,执明不禁皱了皱眉头,自己养了好几年的白菜,怎么就被清璃给拱了呢。毓骁要是知道执明此时的想法,指不定会怎么生气呢,明明是你家的拱了我家的,你还好意思说。


“方夜,毓骁他们来了么?”
“已经到了,安排在了典客署,王上要去见见么?”
“不必了,你抽空去一趟,见见那个人,把本王的情况告诉他,若是他不愿,便罢了吧”眼看着大婚的日子越来越近,执明却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慕容黎也是心急如焚。
“是。”


方夜去见毓骁和艮墨池的时候,执明正躺在屋中睡觉,前一日晚上,毓骁和艮墨池两人联手,加上执明本就心情压抑,酒喝的又多又急,因而到了日上三竿还未醒。
“王上让我来见见那个人,有些话要对他说,不知可否方便?”
“嗯人你今日是见不着了,昨日醉了酒,还没醒呢。”
“这……”方夜只觉得目瞪口呆。
“不过呢,这有一幅画像,你看看也是一样的。”说着,递给了方夜一幅画。
方夜抖开画卷,就见上面画的,真是已故的天权王执明。
“这……”方夜暗暗攥紧了拳头,“二位不会是找人假扮天权国主,想在立后大典上行刺王上吧。”
“噗……”毓骁一口茶就喷了出来。
艮墨池定定的看着方夜,良久才说,“方夜,你,话本子看多了吧。”
方夜低头,他自然是没有时间看话本子这种东西的,但是家里的小孩喜欢看。
两年前,方夜请求慕容黎把萧然赐给自己的时候,慕容黎都愣住了,这么多年步步为营,殚精竭虑,除了执明是他的意外之外,算无遗漏。
方夜和萧然跟随慕容黎出生入死多次,慕容黎却都不知道方夜和萧然什么时候看上对方的。
方夜说是当年慕容黎把艮墨池囚禁在瑶光王城的时候,他就觉得缩成一团倚在柱子上睡觉的萧然特别可爱了,想想距今也有五年了。
慕容黎问萧然的意见的时候,平日里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竟是一句话说不出来。
手下人两情相悦,慕容黎自然要成人之美,毕竟,人这一生没有多少个五年可以荒废。
萧然年纪本就不大,平日里就是小孩子心性,自从有了孩子,更是如此。
整日里兵也不练了,班也不值了,就窝在家里看话本子,可怜方夜忙的前仰后合还要四处给他收集话本子。
萧然不仅爱看,还喜欢给方夜讲,什么正人君子武林盟主遇上妖艳贱货魔教教主这类狗血的剧情啊,什么多疑君王和冷面将军啊,还有做小买卖的老板和酒铺掌柜的这类的,萧然也不挑,来者不拒。
想着自家小孩缠着自己给自己讲话本子,方夜就觉得特别开心,不由得就想笑。
毓骁和艮墨池就看着方夜一个人在那傻笑,毓骁伸手在方夜眼前晃了又晃,方夜才回过神来。
“我们呐,就这样……”


“怎么样,你去叫了那人,他怎么说?”
“王上,那人说愿嫁。”
“唉,那便算了,本王养着他就是。”


大婚这日,慕容黎骑着马前去典客署迎亲,其实本来是娘家人把新娘子背上马车的,但是毓骁和艮墨池一个是遖宿王,一个是遖宿王后,谁敢让他们两个背。
没办法只好让方夜代劳,慕容黎就看着方夜背上的那个身影,什么看怎么眼熟,只是大红色的盖头遮住了脸,那人还故意低头,慕容黎看了半天也没想起是谁。
“怎么样,没事吧,有不舒服吗?”方夜小声的问着背上的人。
“没事,放心吧。”
“要不是没有放心的人,我不会把你卷进来的。”
“王上若能得偿所愿,也不枉我们费这功夫。”
“一会上了马车就好了,你在坚持一下。”
“好。”


好不容易到了宫中,拜了堂,祭了天地,新娘子就被送到了寝宫。
“你们都下去吧”一身红装的人淡淡的吩咐。
“是。”宫人们相继退下。
一伸手直接掀了盖头,红盖头下的人,居然是萧然。
萧然站起身来,悄悄推开了寝宫的窗户,不一会,方夜就背着一个人飞了进来。
把人放在榻上,正是着红装的执明,只不过晕了过去。
“艮大人用了点药,说是一会就醒了。”
“嗯。”萧然开始解身上衣服的带子。
“你……干嘛。”
“换衣服啊,不然怎么出的去?”
“哦哦……”方夜暗暗咽了咽口水,穿红衣的萧然真是太诱人了,当年自己成亲的时候,被一群人灌得晕头转向,都没好好看看萧然。
萧然红装下是一套黑色的常服,肚子已经微微的鼓起来了,“走吧。”
“哦哦,等下。方夜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从里面取了一块什么东西丢到了寝宫中的香炉里。”
“什么东西?”
“艮大人给的,说是解药。”
“嗯。”


大殿上。
“诶,你给方夜的药是什么药啊?”毓骁推推艮墨池。
“哦,助兴的。”
“我……那你还有没有了,回去咱们也用!”
艮墨池默默翻了个白眼,“滚!”


慕容黎心情不好,却又不得不应付着大殿上的群臣,当真是累得慌。
等到宴会结束的时候,也是醉的迷迷糊糊了。
方夜把慕容黎扶到寝宫门口,就退下了。
慕容黎看着眼前一片红光,烛火明灭,就想起了寝宫失火的那一日,“你终究,不会回来了么……”
推开寝宫的门,就见烛火已经吹熄了一半,榻上的人也已经躺下了,幔帐也已经放了下来。
“看起来是个好相处的。”慕容黎想着,过去掀开了帘子。
“执明?”榻上躺的,正是执明。
执明其实早就醒了,但是药效未过,他浑身无力,根本动弹不得,直到慕容黎过来掀了帘子。
慕容黎本来喝了不少酒,经过刚刚那么一吓,醉意都吓跑了,一放松下来,就觉得浑身发热,加上方夜之前在熏香里放了药。
上前把执明搂在怀里,“你终于,回来了。”
“我回来了,阿离,我再也不走了……”事已至此,在不承认也没有用了,执明伸手回抱住慕容黎。


屋外,月已满,屋内,人亦圆。

评论

热度(161)

  1. 莫非衍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