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离执】倾国倾城(上)

泪慕血兰:

 @立风er  @穆雅  点的离执。离哥套路萌萌梗。


至于为啥起这个文名……因为最近沉迷游戏难以自拔_(:з」∠)_


================


  慕容离第一次在天权望见落雪时,倒有些淡淡的惊艳。


  刚开始只是细密柔软的微小雪粒,到后来便洋洋洒洒,将向煦台原本朱砂色的阑干也蒙上了一层霜白,坐在里头向外瞧去,竟像是白里透粉的少女面庞,羞涩之中暗含娇媚。


  庚辰替他温了酒,站在他身侧问:“少主,碳炉可要烧得旺些?” 


  “不必。你下去吧。”慕容离以指腹摩挲杯沿,这套玉杯前夜刚刚送来,用料乃是上好的白玉,哪怕在瑶光也是难得一见的。   


  如若换作从前,他或许还有些饮酒赏雪的雅兴。


  “王上,王上使不得!这些事儿咱们当奴才的来做就行……王上当心……”


  “你们这些蠢东西,下雪了也不记着将花盆搬进殿里,若是冻坏了羽琼花,本王就将你们通通绑在风筝上!”


  熟悉的吵闹声隐隐透进向煦台,慕容离放下玉杯,走到栏前向外远眺。


  执明一袭黑貂裘,一手抱着一只花盆,身后簇拥着不少宫人替他打伞,站在雪地里也是格外显眼。


  “阿离!”执明大老远就瞧见了那身红衣裳,也不知入冬前就遣人送去的红狐氅他喜不喜欢。


  不过,无论喜欢还是不喜欢,慕容离的反应总是相差无几。执明给他的东西,他大多都说“喜欢”的,哪怕不说,也是点点头,然后抛下一句“谢过王上”。


  大约是没听见自己的呼喊,那一抹艳色很快就转身走了进去。执明忽然之间泄了气,重新把花盆放到地上,拍了两下发红的手掌心:“你们搬吧,手脚麻利些。”


  “是,王上。”


  “搬完了去小胖那儿领赏。”


  “谢王上!”


  执明甩开忙碌于搬花盆的宫人们,又朝着向煦台走了一小段路,却见那日思夜想的人也正撑着伞向自己迎面而来。


  执明胸膛里敲起了小锣鼓,暗忖此时此刻若能定住,他必要寻来天权最好的画师将慕容离现在的模样印在画卷之上。然而,脚步也不由得加快了:“阿离!”


  兴许是过于得意忘形,执明足底猛地一滑,整个人向前打了个踉跄,正暗叫倒霉,身子却被一双纤瘦而有力的臂膀稳稳托住。


  “王上小心。”


  慕容离谪仙之姿,呼出的气息倒也是温热的。


  执明抬起眼睛,恰好能瞄见他淡色的薄唇。


  “本王无碍。”执明很快站稳,鼻尖冻得微红,“又让阿离看笑话了。”


  “天寒地冻,王上不必冒雪前来。”慕容离将伞罩在执明头顶。


  “本王在自个儿宫里闷得慌,还是向煦台好。”


  自打入冬之后,执明的脸庞也是丰润不少,貂绒乌黑,几乎将他映衬成一颗盈透的明珠。


  “方才温了酒。”慕容离别开视线,向前走去,“王上进来同饮一杯吧。”


  执明笑意明媚,朗声答应:“好,好得很。”


  “路滑,走慢些。”


  执明盯着脚尖,一下一下地数步子,寻思着若是能一直这样走下去,倒也不错。

评论

热度(131)

  1. 莫非衍泪慕血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