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离执 问道之【情缠】05

以柒爲書:

一袭青衫的孟章站在天枢峰的演武台上,微凉的夜风吹起他衣袍的一角。


他在上面已经站了很久了。


陵光随性的在演武台的一角坐着,抱着个酒坛,不断往嘴里灌着酒。


悠扬的萧声响起,依旧一身红衣的慕容黎站在演武场最高的擂台上,面无表情的吹奏着。


月,已至中天。


子时到了。


轰的一声,钧天宗最后的一层屏障被打碎。


孟章依旧神色平静,似乎眼前被践踏的一切不是他的宗门。


慕容黎依旧面无表情的吹着萧,陵光依旧坐在地上,满脸淡然的往嘴里一口又一口的灌着酒。


蓝色灵气袭来,孟章一愣,刚想抬手制止,却猛然瞪大了眼睛。


那人穿着一身黄色长袍,手里拿着纯钩剑,嘴角微微勾起。


他身后跟着的那群修士,散发出的气息让孟章微微蹙眉,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与他同床共枕百余年的男人,竟然...


“你居然是鬼修。”


孟章的声音波澜不惊,他自幼便极为隐忍,哪怕疼得厉害,也从不表现出来。


仲堃仪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


“章儿,我来接你了。”


他的语气如以往般柔和,如果忽略他眼底时不时闪过的黑气,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变化。


“若是我不愿呢。”


孟章的拒绝,丝毫没有让他感到意外。他的章儿,一直都是如此……


“你可以拒绝,”仲堃仪走到孟章面前,微微低头,嘴唇贴着他的耳朵,一字一句的对着孟章道,“但我会无期限追杀所有均天宗的弟子,不死不休!”


“你!”


孟章闻言怒火中烧的扬起手,却被仲堃仪抓住,在他白皙的手背上印下一吻。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将陵光手里的酒坛夺走。


陵光下意识伸手想要将酒抢回来,无果。


他愤怒的抬头,然后愣住了。


紫色的灵气刹那照亮了半个钧天宗。


“公!孙!钤!你竟敢出现在本尊面前!”


陵光随手捡起地上的酒坛,向公孙钤的方向砸去,“轰”的一声巨响,公孙钤之前站的地方霎时被砸出了个约一米深的大坑。


公孙钤轻而易举的避开陵光的攻击,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


“光儿,饮酒过度,会麻痹中枢神经,你的幻术威力会大打折扣...”


“闭嘴!不许这样叫本尊!”


陵光怒吼,双眸死死地盯着即使多年不见,却依旧一身蓝衣、依旧一副翩翩君子模样的公孙钤,眼里爆发出无尽的愤恨。


公孙钤幽幽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两人间的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战的气势。


看着左右包围自己的骆珉与艮墨池两人,慕容黎脸色淡然。


“仲峰主该不会认为,就你们两个后辈,能阻拦本尊?”


骆珉与艮墨池对视一眼,最终还是作为师兄的骆珉上前一步,读慕容黎拱手,“我二人自是无法伤害尊者分毫,但...有人可以。”


说完,他拍拍手,一个人从暗处走了出来。


慕容黎的脸色瞬间变了。


艮墨池的嘴角微微勾起,“执明师弟也是惦记着您的安危,是以并未随蹇峰主等人一起离去,我看他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寻找着您。觉着您见到他会高兴,便,带他一起来了。”


执明的手不受控制的举起剑,他脸色仓皇,“师、师尊!快躲开!”


“噗嗤”的一声,剑入骨肉之中,扬起漫天血花。


慕容黎神色冰冷,执明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哐当”一声,佩剑从执明手心滑落,掉在了地上。


“为什么...?”


“因为明儿,已经不会再唤我“师尊”了。”


他的声音很低。彷徨的眼神,绝望的语气,是身为上位者的他不曾有过的。


啊,是有的,比如说那时看到他挡在魔君面前。比如说,魔君带着他跳下渊寒潭的时候...


躲在暗处围观多时的执萌看着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忍不住想要出去,但又忍住了。


黑色的雾气在慕容黎不远处慢慢凝聚,黑雾散尽后,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子出现在几人眼前。


“你们不是他的对手,退下吧。”


男人漫不经心的伸手一挥,骆珉与艮墨池瞬间被一股劲风拂出演武场。


看见他后,慕容黎微微皱眉。


他怎么会在这里?这个时候,他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均天宗有四位在修真界排得上位的大能。


瑶光仙尊慕容黎。


朱雀仙尊陵光。


白虎仙尊蹇宾。


青龙仙尊孟章。


同样,魔修一脉也有自己的大能。


魔君子煜是目前统领魔修的首领,但,在他之上,还有一人。此人便是他的兄长,魔尊子兑。子兑是修炼狂魔,从不轻易出关。


而此时此刻出现在均天宗的,正是魔尊子兑。


此时场上的三人,除了尚未与魔尊交手的慕容黎。其余两人,都处于劣势。


孟章还没来得及出手,便被仲堃仪将后路完全堵死。他只能跟他走,不仅仅是因为仲堃仪的修为比自己高,他更在意的,是仲堃仪说的话。


不死不休。


多可怕的词。


而陵光那边,虽然看起来像是压制了公孙钤,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公孙钤不是没有能力还手,而是不愿还手。


“好久不见,慕容……公子?”


子兑笑了,血色的双眸里满是杀气。

评论

热度(47)

  1. 莫非衍以柒爲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