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中秋福利小甜饼~ cp【离执】 【仲孟】 【钤光】

以柒爲書:

                        珍爱节操,远离醉酒


看着阁楼上撒泼就差打滚的陵光,执萌感觉脑袋有点儿疼,估摸着是酒喝多了。


“公孙那个混蛋!一声不吭的走了这么多年!”


陵光靠在窗边,抱着酒坛嘟囔着,绝对是喝高了。


“还不是你老在他面前念叨着裘振裘振。”


坐在陵光对面的孟章眼神迷离,脸色酡红,也醉得不轻。


“要是我家方方土~嗝~在我面前成天惦记着别人,我就让他惦记的人~嗝~明年的今天,去祭奠他~~”


醉酒后的孟章极为霸气的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把执萌吓了一跳。


“哎哟喂,我这暴脾气!”


看着偷喝他酒,态度还极为嚣张的两人,执萌忍不住了,撸起袖子就要干!


“别这么小气嘛明明,”孟章笑呵呵的抬手阻止爆发了的执萌,“今天过节,就别吝啬这几坛酒啦!”


“我……”


“好啦好啦,别生气别生气,来来来,再喝一杯~”


被孟章强行灌了大半坛酒后,执萌已经完全站不起来了。


“公孙钤!你这个混蛋!负心汉!”


陵光对着窗外又哭又喊,然后手里的酒坛“嗖”的一声飞出阁楼,在地面上“啪叽”的碎成好几片。


一旁的孟章看着有趣,也跟着往外扔东西。


唯一能阻止二人的执萌已经已经被塞到桌子底下去了。


两个喝醉了的幼稚鬼把阁楼一切能扔的东西扔完后,甚至连凳子都没放过,又开始继续喝酒了。


“你说你家仲堃仪,啊,就会变着法子逗你开心、高兴。”陵光抱着酒坛,又开始絮絮叨叨的说着,孟章觉得自己插不上话,于是便继续喝酒。


“我家那木头脑袋,天天就觉着我喜欢别人,他也不想想,要是我喜欢别人,怎么可能跟他睡!”


他越说越生气,居然站起来爬到了窗沿上,还不忘抱着酒坛。


陵光大大咧咧的坐在窗台上,脸色绯红,已是醉得不轻了。


“公孙钤!你这个混蛋!对老子吃干抹净就跑了!怂货!怂货!”


“对,怂货,怂货!”


孟章听着陵光歇斯底里的怒吼,附和道。


陵光得到了孟章的支持后,激动的想要站起来继续骂公孙钤的时候,却猛然一脚踏空。


从天璇峰赶来的公孙钤被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赶忙飞身上前将陵光接住。


接住他后才发现他已经昏睡过去了,可手里依旧紧紧的抱着酒坛。


公孙钤无奈的摇摇头,直接将人抱回了天璇峰。


而阁楼上的孟章却后知后觉的发现,陵光不见了。


“小光光,你跑哪去啦?难道掉下去了?”孟章趴在窗边,瞪大眼睛使劲往下瞧,视线里却一片模糊。


“奇怪,怎么看不见……”


孟章嘟囔着回头,往桌上的酒坛摸去,却摸到了一只带着些许凉意的手。


他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五官模糊的男人,眼睛眨了眨,眼前瞬间清晰了起来。


“方方土!”孟章高兴的扑上去,仲堃仪眼疾手快的将面前的桌子踢开,孟章才没有撞到桌子。


孟章扑到仲堃仪的怀里,用脸在他的怀里蹭啊蹭。


“没错!是我家方方土的味道……”


他呢喃着,然后被仲堃仪一把抱起。


“章儿,我来接你了,回去吧。”


仲堃仪看着脸色通红、抱着自己不撒手的孟章,嘴角勾起抹代表愉悦的弧度。


陵光和孟章相继被领回家,只有执萌依旧可怜兮兮的躺在桌下。


慕容黎小心翼翼的将已烂成一摊泥的执萌扶起。


看着四分五裂的桌子,再看看他珍藏多年、大部分被开坛了的酒,叹了口气。


将执萌抱起后没多久,便突然被抓住了头发。


“明儿?”慕容黎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头发却被抓得更紧了。


“……阿离?”执萌半睁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傻傻的笑了,“好多、好多个阿离……”


慕容黎摇头,没有反驳他,扫了一眼满室狼藉的阁楼,在心里默默发誓,今后再也不让明儿碰酒了。


“但我只要一个阿离就好啦~”


执萌依旧傻乎乎的笑着,慕容黎低头轻轻在他额上印下一吻。


今夜的月色很美,银色的光芒撒向大地,笼罩着均天宗。


岁月静好,愿你能与爱你和你爱的人,携手白头,不负今生。

评论

热度(86)

  1. 莫非衍以柒爲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