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现代au 《我要养蛇》9 (离执)

盆栽:

 


                                                                                     


 


     欧青慌乱望着被自己那阴诡笑声吓住的执明,收敛起诡异神色,倒像个惹恼心上人不知所措的小姑娘。


 


     执明感觉到焦灼在自己身后的视线消失不见,终于舒缓一口气。执明微微向后扭头,望着慕容离令人心安的俊秀面容,低声问:“那东西离开了?”


 


     执明并没有听出阴诡笑声来自欧青,慕容离也不打算点破当众与欧青撕破脸,索性点头。


 


     执明彻底放下心来,整个人像没骨头似得挂在慕容离身上,慕容离淡然一笑,单手挽住执明的腰,将他牢牢固定在自己身上,体会着手下那柔韧细腰的旖旎手感。


 


     欧青咬牙切齿,双目发红,嫉妒像凶猛野兽在胸膛咆哮。欧青重重咳嗽了好一会儿,嗓子都快哑了,那耳鬓厮磨、温情蜜意的两人才慢悠悠的分开,推着购物车去收营台。


 


     此时慕容离与欧青难得有相同的默契,为了执明选择粉饰太平,表面上装的相安无事。执明习惯性的上前一步,打算把购物车中的东西拿出来,欧青也赶忙上前帮忙。慕容离轻哼一声往前横在欧青与执明中间,把两人距离断得干干净净,欧青想着之前在慕容离手上受的伤,忍着脾气敢怒不敢言。


 


    执明一个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做什么都图自在随心,购物车中手碰到什么就把那东西拿出来,在面前堆得杂乱不堪,摇摇欲坠。而慕容离心细如尘、从事谨慎,购物车中的东西按照大小种类摆的井然有序、有条有理。执明自觉帮不上忙,索性把钱包递给慕容离,慕容离无可奈何的宠溺一笑,执明得到许可就兴冲冲的撒腿跑到店门口路灯下玩手游。


 


     执明随性不拘的靠在路灯上,这种姿势由他做来尤为的安闲自在。昏黄昧昧的灯光映照着执明,修长的身躯上流淌着轻柔浅淡的暖色,如水墨画般舒朗俊俏的面容上,光影明灭各分一半无辜暧昧,引诱着人将他坠入黑暗的无边墨色, 在那桁桁边缘处捕捉着深深浅浅的妙意。


 


    慕容离看了半晌才收回痴缠的目光,而欧青贪婪目光还紧紧钉在执明身上。


 


    慕容离不悦的打断了欧青对执明窥探:“好看吗?”


 


    欧青惨败幽白的脸上浮起几分红晕,浑浊眼眸中血色渐浓,仿佛面前站的是执明似得,羞羞答答的回道:“好看,执明最好看。”


 


     慕容离嘴唇紧绷一字一句分明说道:“执、明、是、我、的。”语气极为平淡,甚至没有多少起伏,像是在说一件生生世世,命中注定的事情。


 


     慕容离的态度极其明晰。 好看是我的,不好看也是我的。拿着你那份心找另一个去,不然我就毁了它。


 


     等到慕容离提着满满当当两大袋子离开便利店时,他的神色已经恢复往日的平静淡然。可执明还是敏锐的察觉出一丝不同,慕容离的眼中比起之前多了几分昭然若揭的情绪,倒是使得执明一望那漆黑如墨的星眸,就莫名的脸红心跳。


 


     执明接手过另一个购物袋,远比看起来要重。执明本想在慕容离面前彰显一下自己的力气的,哪能想到把自己衬的更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纨绔子弟。执明不甘心撅着嘴,调整下姿势,吃力的把沉重满当的购物袋抱在怀中,面容被遮掩住大半,只余下水润润的风流眼眸,看起来既乖巧又可爱。


 


     慕容离犹豫再三,还是觉得保留执明一些自尊心较好,没有拿回购物袋自己提着,只是把执明购物袋中较重的东西分到自己的袋子中。


 


     执明恹恹的说:“力气大真好,我要是像阿离那么厉害,我就可以打败那团奇奇怪怪的暗影了。”


 


     慕容离目光幽深的望着执明开口说:“可以打败的,那团暗影也不过是靠人供养的。”


 


     执明停下了行走的脚步,心脏骤然紧缩,开口问:“是什么人供养它,对我出手的?”


 


     慕容离将视线望向远处的便利店,答案不言而喻。执明有些难过的垂下头,缓缓开口带着几分委屈说:“我以为我人见人爱的,亏我还把她当朋友的。”




     慕容离对后半句话嗤之以鼻道:“她想要的更多。她和暗影签订契约,不外乎是想得到心上人,永不分离。那团东西做事向来简单粗暴,自以为吃了你,欧青与你就会融为一体,那么契约完成了,它又能吞噬欧青。两条鲜活的生命被它玩弄鼓掌之间,多有意思呐。”


 


     执明瞪大了眼睛,连呼吸都停滞了一瞬,开口问:“阿离,那团暗影到底是什么?”


 


     慕容离轻叹一声,声音冷冽回道:“魔”


 


     是那十方世界、命浊神混、颠倒妄想的魔啊!











评论

热度(74)

  1. 莫非衍盆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