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长篇·离执】邀明月见证 生死与共(1)

七月啊啊啊啊啊啊!:

  PS:这篇接《何求》哦。


    南宿王毓埥本来不喜战,可是喜不喜战又如何?人的野心一旦被挑起,想要让它再平息下去可就难了。
    前往南宿前,天玑蹇宾齐之侃双双归天,慕容离对于齐之侃的死颇为惋惜;天枢孟章死于氏族之手,仲堃仪不知去向;天璇副相公孙钤,他本不想杀他,奈何公孙杀了阿煦留给他的人且公孙钤不死,灭天璇难矣。
    执明的赤城是慕容离想要守护的东西,临时改变计划虽险,但他已经不想再牵扯天权,牵扯执明,如今不如投奔南宿。
    拜见了毓埥,慕容离言明本应献上代表诚意的两柄神剑被盗,毓埥并不责怪他,慕容离心下了然。
    毓骁刺杀同胞哥哥的事情满朝皆知,若非慕容离故意为之,毓骁怎么可能偷得到剑,他不过是借毓骁试探毓埥,一试便知毓埥此人不好控制。有野心虽好,可是野心太大可就不妙了,若是不可利用,不如扶新王登基,眼下牢里的那个就是不错的人选,慕容离暗自思量。
    回了慕容府,慕容离才收起一副温温弱弱的模样,方夜对于毓埥在朝堂对慕容离说的话颇为在意。
    “主子,为何那毓埥王要说是您和他联手害死的孟章王?”
    “那毓埥于我何尝不是利用,我知道他太多的秘密,他如此说无非是让我只能留在南宿。只是这南宿的朝廷不知埋了多少人的耳目,恐怕我们又要多一个敌人了。”
    “谁?”
    “天枢旧臣,仲堃仪。”
    方夜皱了皱眉,颇为担心:与南宿为盟加之害死孟章王的黑锅,如今他的主子怕是和整个中垣为敌了……
    “咕咕——”是一只通体雪白唯头顶有一撮红毛的信鸽。
    慕容离解开绑在信鸽脚上的信,一摸这纸的材质,他就知道是执明。慕容离情不自禁的勾起了嘴角,他才走了不过六日吧,这执明呐!只是如今他怕是与整个中垣为敌,若是与执明通信定会将他牵扯进这乱世……
    慕容离捏了捏卷在一起的信,最终递给了方夜。
    “好生收着。”
    “主子都不看一下是谁的信吗?万一是要紧的事……”
    “不必了,执明写的东西我大致猜得到。”
    “原来是执明国主,那主子是否要回信?”
    “不用回,回了便是害了他。怕是明日还会有执明的信,你都替我好生收着便是,其余的你不用管。”
    “是。”
    方夜退下了,慕容离看着跳动的烛火,捏了捏刚刚摸过信的手指。他当真不想看这信?他即便猜得到执明写了什么,他还是想看,哪怕是看到他行云流水的字也好。可是他不能看,看了只会对执明的思念愈重,这样就会乱了心,如此,倒不如不看。
    长夜漫漫,都说月亮最是能寄托相思,慕容离抱着箫,对着一轮弯月吹起了新的曲子。执明,记得在天权时你总是问我为何只吹离人调,如今我做了首新曲给你,你,能感受得到么?
    慕容离早知以毓埥的野心和过于的自信定不会休养生息,天权有昱照山为天险,那么南宿的下一个目标便是天璇。毓埥若是能灭了天璇固然好,只是毓埥并不信任他且不好控制,毓埥于慕容离已经无用,倒不如借天璇灭了毓埥,然后扶植慕容府的那位“已死”之人上位。
    仲堃仪得知公孙钤身死,不由的摇摇头:禺疆啊禺疆,你这是在乱格局啊!如今这南宿便要与天璇开战,陵光没有你护着,他要如何安全回到神域!哎!
    “老师,外面有一人自称是天璇旧臣想要来见您。”骆珉作揖恭敬道。“哦?”仲堃仪微感好奇,天璇旧臣来找他?旧臣,会是谁呢?顾十安一进门,仲堃仪就感觉到了他身上震卦的气息,原来是裘振。
    等等!震卦不已经归天了么?若震卦活着,那公孙钤代表的乾卦……乱了乱了,全乱了!仲堃仪暗自着急,也幸得公孙钤归天,如今陵光身边缺少卦象,倒不如让震卦回到陵光身边。
    不过是一杯茶的功夫,仲堃仪便说服了顾十安。他看着顾十安远去的背影:禺疆啊,我也只能帮你至此了,希望震卦的出现可以让陵光平安的回归神域……
    慕容离估摸着日子,以天璇无将才的国情,怕是天璇要向天权借兵了,依照执明的性子定是在朝堂之上愁眉苦脸,看着群臣争论,然后一句“本王累了,容后再议”便匆匆退了朝,想到此慕容离笑着微微摇头。这借与不借,全看今日能不能收到一封信。
    “咕咕——”
    看着飞到桌上的普通信鸽,再看着纸上的内容,慕容离勾唇一笑,果然,仲堃仪派了兵出现了。也幸好仲堃仪派兵出现,否则他还得另想法子不让执明出兵。
    把一封信拆成两张纸写完,慕容离喊来了方夜:“你把这两张纸分开寄给执明,两封信之间隔两个时辰。”方夜瞟了那两张纸,有点担心:“主子,这执明国主会看得懂么?”慕容离却笑了,方夜觉得自家主子这笑颇有点在炫耀自家孩子的感觉:“执明虽贪玩儿了些,可他不傻,他看得懂。”
    虽然方夜觉得自家主子是不是有点高估了那执明国主,不过,主子既然吩咐了,他照做便是,遂出门去寻信鸽。

评论

热度(57)

  1. 莫非衍七月啊啊啊啊啊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