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安好(二十)

黄泉必君:

一个,活在台词里的土终于有台词了。
😂


   初春时节,细雨绵延,孟章手上撑着把油纸伞,一身绿衣外罩着件黑色斗篷,若闲庭散步似的走在那因近日平凡的雨水变得有些泥泞的小路上。
  一辆马车自他身边经过,带起了一丝寒风,惹得他打了个哆嗦,如今依旧天寒,他拢了拢身上的斗篷,紧走两步。
  他近日在城中一个小商行领了个账房先生的差事,钱虽不多,但也能补贴些家用。
  到了院外,一辆略显豪华的马车正停于院门前,车辕上坐着个头带斗笠的男子,显然在等人。
  他一怔,里面,难得的没传出执明与两个孩子嬉闹声。
  手轻推开院门,屋廊下蹲着个英俊的男子,正伸手逗弄着两个小孩儿,却不是往日那个总与小孩闹成一团的人。
  那人的容颜,与他记忆中,别无二致。
  走近屋檐,他便收了伞,两个小孩一见他便丢下那陪他们玩了许久的人,朝孟章走了过来。孟章在小念摔倒前抱起了他,准备推门进屋。
  行至门前,他才听到紧闭的房门里传来了细碎的说话声,他许知是谁,却一时不知该不该开门。
  门却是在他推开之前开了,慕容离一身红衣,抱着个男子出来,那人显然已没了意识。
  慕容离见是他,并未搭理,径直想走。
  孟章伸手想拦,慕容离却对他说:“执明可不劳你费心,你可顾好了自己吧。”
  说着,看了眼他身后的男子。
  只一失神,那人便抱着执明行至了院门口。
  而,身后之人,并未有想走之意。
  他不曾想过,他还有同仲堃仪一起品茶的时候。
  一壶热茶,烟雾缭绕,二人同座,寂寥无声。
  他也经不起这般枯坐,两个小孩儿显然还未进食,把他们俩带去了个铺满了地摊的小房间,他吩咐孟白看好弟弟就去了厨房。
  仲堃仪也不说话,只一路跟着他,孟章也随他跟着,也不搭理。
  仲堃仪看他去厨房忙活了,有心帮忙,却不知从何下手。
  他突然想着,他在院门外看到的,这人与那执明默契的相处方式。
  他听到这人喊执明去烧火,执明便乐颠颠的去了。
  他看着灶台那边收拾的整齐的柴火,走了过去,灶台里已经烧起了火,可柴火却不多,他拿了两根柴火就往里放,点也不知心疼自己身上这身价值千两的衣衫沾了那些污灰。
  他柴火加的越多,火苗却越小,他有些急,拿起一旁的扇子就扇了起来,可火苗并未再旺起来,最后甚至熄灭了,一时厨房浓烟密布。
  “柴火加的越多,火便越容易熄灭。”
  这是孟章这些年来,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总让他觉着有种语义不明的味道。
  “我不会让他熄灭。”
  说着,想着幼时自己坐在一旁看书,母亲在那烧火做饭的场景。
  他用着火钳在灶内捣鼓着,把所有的柴火架着堆砌起来,然后再用扇子扇着,那原本就已经熄下去了的火苗,突然都窜出了头,一点点开始燃烧起来。
  他抬首对着孟章笑,坚定的说道:“只要我堆砌好这些柴火,他们便会重新燃烧起来。”
  孟章望着那人满脸的污痕,良久方才说道:“我说的是烧火罢了。”
  仲堃仪接到:“我也是。”
  那被污灰遮住的容颜分明笑得狡黠。

评论

热度(89)

  1. 莫非衍黄泉必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