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长篇·齐蹇】千秋载草笑平生(2)

七月啊啊啊啊啊啊!:

    “父神,他是谁?长得好生漂亮。”小蓐收好奇的拉着白帝问。白帝敲了敲小蓐收的脑袋:“没规矩!神君见笑了。”那时候的监兵并没有一身杀伐之气,他很温雅的笑了:“无碍,孩子罢了。”
    那是蓐收第一次见到监兵。
    初见监兵的好奇让蓐收自然而然的忽略了自己自监兵进殿时就出现的不适。
    蓐收毕竟年幼,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表现在脸上。终于在小蓐收第七十四次向白帝问起监兵的时候,白帝失去了耐心:“你真这么喜欢监兵?”小蓐收直截了当:“喜欢!”白帝始终不明白监兵哪里吸引自己的爱子,他问:“为什么呢?”
    “因为他长得好看!”
    白帝被小蓐收给逗笑了:“想去见监兵吗?”小蓐收兴奋的点点头,白帝却突然严肃了起来:“那你要答应父神几个条件哦。”小蓐收显然兴奋过了头:“父神别说几个条件了,就是上万万个,我都答应!”白帝看着小蓐收认真道:“第一,不可以让监兵认出你,你只能取一抹神识化形。第二我要暂时封了你的神力,但你还有一次使用的机会。一旦动用神力就不得不回来了,知道么?”小蓐收点点头,一抹白光自他眉心出现,刷的一下成了一株香石竹,除了有些仙气,还真看不出那香石竹就是小蓐收的神识。他抖了抖叶子,似乎在邀功,白帝又被这小家伙逗笑了。
    小蓐收不知道白帝的笑容后面,隐隐有一丝担忧。白帝血脉与白虎血脉同属于一脉,即便白虎监兵再温雅如玉,血脉里的斥力还是会使两脉潜意识里开始对抗。他与监兵随着年岁的增长倒也适应了这对抗,可是蓐收太小了,他不在蓐收身边,难保蓐收不会受伤,封印了神力就很难觉查出血脉了……
    白帝来找监兵的时候,监兵吃了一惊,按照道理他们不应该频繁见面,毕竟对各自都不太好。白帝倒也直接:“小儿天天叨念神君,也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株仙草,硬是叫我给你送来。”监兵笑了:“仙草?我看倒是神草。你也知道我喜山林,这里不比神域安宁,妖兽横行的,这神草放在我这里不太好。”白帝显得很无奈:“谁敢动你呀,你可是白虎神君,倒是我,我要是再把这花带回去,我家那小子铁定又要闹脾气。”监兵第一次见白帝如此,不好推托,终于是答应了下来:“也罢,颜色甚好,那我便收了。”
    就这样,蓐收以一株香石竹的模样陪伴在了监兵身边。
    监兵照料蓐收照料得很细心,偶尔也会和他说说话,说话的内容无非是他的其他兄弟,再者就是他的父神白帝少昊。蓐收一直以为,像监兵那么好看脾气又极好的人铁定有许多朋友,可是他现在发现,监兵很孤独。在神域,他好似除了兄弟就白帝一个好友;在凡间,除了一座茅屋和一弯流水,他好像什么都没有,哦,不对,他现在还有他,蓐收。
    那日是监兵的生辰,可监兵只有一壶酒和一弯明月。他落寞道:“生辰快乐啊。”小蓐收那个时候并不懂得什么叫心疼,他只是觉着,他需要做点什么让眼前的人开心,他不喜欢监兵那落寞的神情。他用自己的枝叶戳了戳监兵,监兵低头一看,那香石竹晃动着他的枝叶,有一种好似要跳舞却怎么也跳不起来的感觉,他晃了一会,最后终于绝望的垂下叶子,见此监兵笑了,他摸了摸香石竹垂下来的叶子:“倒是个有灵性的,你会开花吗?”蓐收不知道香石竹开花是什么样子,他只记得父神的宫里唯一开的白花就是白桃,于是他奋力开出一朵小白桃来。监兵又笑了,他戳了戳香石竹开的白桃花,又饮了一口酒:“既然有灵性,以后肯定也能休成人形,既有人形,怎么可以没有名字,不如我给你起个名字,就叫小白吧。”蓐收开心的摆了摆叶子。
    白帝原本以为以蓐收的性子没几天准就回来了,没曾想这蓐收陪着监兵一陪就是三万年。监兵看着万年始终一个样子的香石竹道:“小白,你何时才能变成人形呢?”蓐收晃了晃叶子。蓐收很想告诉他,他变不成人形的,他一变,他就不再是他的小白了;他一变,他就必须要离开了。
    他舍不得监兵。
    万年的时间,蓐收的封印逐渐减弱,可是监兵早已习惯了他的小白每天晃动着枝条逗他开心,习惯了有人陪伴的日子,也就自动忽略了每天血脉里越来越清晰的对抗之力,监兵对自己说,也许是小白沾染了白帝一脉的灵气才会如此。
    很多上古凶兽修炼一辈子都不可能拥有人形,唯有灵丹妙药为他们洗去血脉中的污秽他们才能修成人形。蓐收的封印减弱,他的神气也越来越明显,渐渐的开始有妖兽打他的注意。一开始他们碍于监兵的威压,也就想办法想把蓐收偷走,可监兵和蓐收时时都待在一起,实在难以下手。都说重金之下必有勇夫,天知道那些妖兽有多想修成人形,过了万年安静日子的监兵终于拿起了他的兵器。
    那是一场恶战,天地都变了颜色,群妖合攻他,常年不和的四大凶兽竟然联手对付他。若是在神域,妖兽定不敢如此蛮横,可惜在山林,凡间的浊气本就对神有压制作用,监兵落败了,好看的银色皮毛被血渍浸染。他趴在地上,眼睁睁看他的小白被凶兽四分吞下,他突然怨起了自己,为什么当初都说要好好护他了,还要沉迷于山林之间,若是早些回神域,他的小白兴许还可以有成人形的那一天,他的小白,他不容许,他不容许!


    “喂,你能收一收自己的神气吗?”
    香石竹摇了摇叶子。
    “你招来那么多妖兽,我要是保护不了你怎么办?”
    香石竹直接垂下了叶子。
    “罢了罢了,不逗你了,我定好好护你!”


    “我定好好护你”!
    监兵又一次拿起了他的神兵,浑身煞气,直直砍向那些抓着香石竹的妖兽,不知伤痛,不死不休,仿佛身边的一切活物都应该下地狱。妖兽都死了许久,他还在不知疲倦的砍着,眼看煞气灼心就要入魔。
    蓐收神识归位下来找监兵的时候,监兵就是这样一副痛苦的模样。监兵的血脉因杀伐变得更加蛮横,蓐收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可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冲上去抱紧了监兵。监兵举起神兵就要砍下来,可蓐收吻住了他!慢慢的把浊心煞气引入到自己体内。
    监兵,你那么好看,我不允许你下地狱堕成魔。要是真要入狱成魔,那么我来好了。看着监兵一点一点清明的眸子,他离开他的唇,憋了万年的话终于说出口:监兵,我喜欢你,你要记得我。监兵努力的想看清他,他唤了声“小白”便彻底晕了过去。
    没人知道监兵是怎么堕魔斩杀了一众妖兽后又清明过来的,监兵自己也不甚清楚。他的记忆里曾有一个模糊的白衣少年,他的身边全是七零八落的妖兽尸体,而他的手里窝着一片失去了活力的香石竹叶,他终究还是没能保护得了他的小白。
    世人皆只知白虎神君司战,乃杀伐之神,恨极了妖兽,性格孤傲,为人残酷冷血不讲情面。却不知,那个温雅如玉的白虎神君早就随着曾给过他温暖的香石竹小白死了,随着那个模糊的白衣少年消失了,他不敢再奢求一丝一毫的温暖,他怕他守不住,他怕他又失去。他安慰自己,从前自己也是一个人,现在只不过是回到了从前罢了。
    只是还回的去吗?回不去了。
    如果早知道会失去,还不如从未拥有。
    梦醒,监兵揉了揉眉,他又模模糊糊的梦到他了,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他的小白抱着一束白桃向他走来,他摇了摇头,仔细一看,是脸色极差的蓐收,他自嘲了一笑,看着蓐收道:“你又来作甚?”蓐收少年般笑了:“屋外白桃开的甚好。”


【三被删了,见最近双白图,点开是千秋3】


   
   

评论

热度(79)

  1. 莫非衍七月啊啊啊啊啊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