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离执】倾国倾城(中)

泪慕血兰:

 @立风er  @穆雅  点的离执。离哥套路萌萌梗。


你看你们光顾着肉,都不注意剧情。


所以这一部分还是剧情。【咦】


============


  执明喜好饮酒,但酒量并不算好。高举酒壶细流斟满一杯,先是凑近鼻端闻香,而后才抿上一小口,辛冽刺激着舌尖,又有阵阵甘甜逆流。


  反倒是慕容离,往往一饮而尽还面不改色。从他们第一次喝酒时开始,执明就觉得惊讶了,不过转念一想,慕容离出身乐班,这海量想必也是练了许多年,不免又开始心疼起来。


  “阿离,等回暖了,本王再去寻几头羊。”几杯酒下肚,腹中暖意渐生,执明今日瞧上去心情甚佳,一张嘴接连说个不停。慕容离只管听着,不多时便喝完了一壶,于是唤庚辰再去备几坛子来,又端上几碟下酒干果,松子、花生一类,都是执明爱吃的。


  执明喝得愈发起劲,慕容离忽然伸手过来,掩住了杯口:“王上,小酌怡情,切莫贪杯。”


  “怕什么,本王今日高兴,与阿离多喝几杯又怎么了?”执明把玉杯从慕容离手底下拿出来,“阿离阿离,这杯子好不好看?”


  “嗯。”慕容离望着执明已经有了三分醉意的眼,淡淡应了一声。


  执明又要斟酒,却听慕容离说:“可惜我用不太惯。”


  “怎么?”执明变了脸色,放下酒壶道,“可是有什么地方不合阿离心意?”


  慕容离摇摇头:“从前饮酒极少用杯,捧着坛子痛饮是常有的事。在故乡,男子们大多都是从小泡在酒缸之中长大。”


  “当真?”慕容离很少说起他曾经的事儿,执明觉得新鲜极了。毕竟,他可想象不出慕容离那么豪气的模样。


  “当真。”


  “好极了。”执明起了身,转头去拿放在一旁尚未温热过的酒坛,“来,咱们也这么喝。”


  “王上……”慕容离制止道,“不可。”


  “阿离,你怎么也跟太傅似的?”执明抱着酒坛“砰”地放在案上,“阿离能喝,本王就不能喝了?都是七尺男儿,何必畏首畏尾。”


  执明说得头头是道,慕容离没来得及反驳,就见他已经扯了盖子,举坛要往嘴里灌。


  咕咚饮下几口,也不知是酒坛太重拿不动,还是这天枢烈酒过于香醇,执明坚持不住放下坛子,开始剧烈咳嗽起来:“咳咳……咳……”


  “王上。”有一大半酒都没进执明肚子,反而顺着他的颈项淌下沾湿了衣裳,慕容离上前道,“今日饮的怕是够多了。”


  “你……别动。”执明两只手搭上慕容离肩头,觉着自己好像看见了两个阿离。


  “我没动。”慕容离无奈,“王上,你胸口湿了。”


  “本王,不怕……”执明摇摇晃晃站着,寒风吹开了未关牢的窗户,激得他打了个哆嗦。


  慕容离先把执明安顿在座椅上,随后走过去阖拢窗子,再转头,椅面上哪里还有执明的影子。


  已经滚到地下了。


  “阿离,阿离来喝……”执明坐在地上,伸手要去够旁边的酒坛,然后就被慕容离架了起来。


  “王上,不能再喝了。”


  慕容离说完之后,把执明拖到了床榻上。

评论

热度(108)

  1. 莫非衍泪慕血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