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衍

【九州天空城】【逸真】长生殿·卷四(龙皇陛下X白蛇真真)

豌豆娘:

卷四


 


那时候羽还真还不知道这梦境中的五十年意味着什么。他失去记忆又独自待了太久,已经对时间这个概念感觉到模糊。


他以为这里永远只有这座宫殿,而会发生的事,也只是自己静静地发呆、睡觉,以及偶尔跟风天逸说说话。直到风天逸跟他说,“出去看看吧”,羽还真才知道这梦境是会变化的。


“是的哦……”羽还真自顾自思索了片刻,呢喃道,“陛下说,这梦境是根据梦中人的记忆制造的,那……也会出现我记忆里的东西吗?”


风天逸回头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他,直到他们从廊台旁的阶梯走了下去,风天逸才问他:“你说你失忆了?”


“嗯。”


“你还说你想要修成龙?”


“嗯。”


羽还真看到那折射着波光的海水迷迷蒙蒙地,竟然都化作了烟雾,他们恍若一下子从海底变换到了云层之上,随着阶梯向下,他看到云海下,是一片茫茫的大泽。


那是他生活的灵境,但又有点不一样。羽还真心里一时有些犹疑,但表面上还是仿若常态般听着风天逸说的话。


“那你就从没想过去找你以前认识的人?”


羽还真下意识张口,但又止住了。


漫长的时光中他从未踏出过这灵境,过往这件事对他来说太过渺茫了。就是最近他梦到了那样的线索,他又能怎么样?冒然去问风天逸也是被打了回来。


风天逸的问题总不能不回答,于是羽还真说:“我能想起来的事太少了……如果我能修成龙,起码不怕四海八荒之远,到时候再想起什么,好过我现在的情况。”


一说他现在的情况,风天逸就想起来他身上的伤。龙皇上下瞟了小白蛇一眼,然后说:“你若是带着身上这道伤,恐怕难以修炼成龙,你,连这伤怎么来的也丝毫不记得了?”


羽还真眨了眨眼,思忖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


见此状况,风天逸便不再追问,转而看了看楼台下云遮雾绕的水泽,问道:“这是你记忆里的地方吧?”


羽还真点了点头,他们已经走到了台阶的最底下,再往前走,便可以到水泽边上了。羽还真不禁回头遥望长长的石阶,才发现云雾已深,来处是什么境地,已经全然看不清了。周遭的光线由幽深转变为清明,就像是人经历了昼夜更替一般。


“这地方灵气充沛……”风天逸沉思了片刻,然后回头问羽还真,“莫不是你养伤的地方?”羽还真眼睛亮了一下,回道:“是啊,我一直待在这里。”


“一直?”


羽还真点点头,“一直……从我醒过来开始。”


风天逸望了望那水泽,抬脚向水泽边走去,“那你从未跟外人接触过?”


“不,我有个姐姐,是姐姐和姐姐的父亲当初救了我,替我找到了这个地方养伤,只是姐姐的父亲外出游历了,所以,只剩她来看我。”


风天逸心想那姐姐肯定也不是天天来看望这小白蛇,不然……不然这小白蛇怎么这么一副养在深闺不谙世事傻了吧唧满脸好骗的样子。哦不对,也不是那么好骗……有些时候倒是莫名其妙特别机灵。


完全不知道风天逸已经在心里对自己评头品足一番,也没意识到自己在被套话的羽还真,还亦步亦趋地跟在对方身后。


“带我去你住的地方看看。”


“欸?”羽还真眨了一下眼,“要下水。”


“无妨。”


羽还真不疑有他,尾身一摆,便入了水,带风天逸向大泽另一边的岩洞去了。


 


风天逸来去都是直接化形,身上的衣服都不带被浸湿的,倒是羽还真浑身湿漉漉还觉得有点冷,半化形的妖多少还是会有点人类的习性。


风天逸尚未注意到这个情况,兀自打量着这小小的洞天。用具卧榻什么的倒是挺齐全的,说不上多精致,但也干净爽目。


看来那个姐姐对这小白蛇还是挺上心。


羽还真在旁边哆嗦了半天,见风天逸看得差不多了,有点不好意思地凑上去说:“陛下,我去换个衣服。”风天逸这才注意到他身上是湿的,回道:“去吧。”


于是羽还真转到屏风后头去了,风天逸本来并不在意,结果往旁边一瞟就瞟到照着屏风后头的镜子。这情况着实太恶俗了一点,然而饶是龙皇好像也没办法摆脱某种劣根性,不过大概风天逸只会觉得“看两眼又怎么了”,于是盯着看,正大光明地看,然后看到羽还真的头发随扯落的衣服落到对方身前去,只有一两缕搭在裸露出的肩胛骨上时,又突然……挪开的视线。


心虚个什么……


风天逸暗自嘟哝了一句,转到岩洞口去了。


羽还真出来的时候正巧看到风天逸在用神识搜寻整个水泽,神识本无形,但因为龙皇的力量太过强大,不加收掩时倒反而让羽还真感觉出来了。


羽还真并没有出声询问,风天逸搜寻完,思索了一会儿才跟他说:“这水泽深处还有东西。”


羽还真听罢有些惊疑,他在这里待了那么久,从未知道还会有什么值得风天逸这样的说的东西存在。


“你……”风天逸扫了一眼小白蛇新换的衣服,“你跟着我,在我气息之内,就不会沾到水了。”说完,风天逸自己都没想到,他就那么把手递了过去。


羽还真愣了一下,风天逸看自己既然已经伸出了手,干脆就挑了挑眉,无声地督促羽还真回应,最后羽还真当然也伸出了手,风天逸拉着他,一同没入大泽之中。


在水中时,羽还真看到了风天逸的龙尾。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龙皇通身的神力太过炽盛,那龙尾鳞片间的缝隙都好像流过暗金的光泽。羽还真实在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等到他们游过一段狭隘的隧洞后,风天逸拉着他上浮,游到了一个溶洞之中。


“你知道这个地方吗?”


羽还真还看着龙尾,歪了歪头,“知道呀,接下来是一段乱流,我一直都游不过去。”风天逸自然是注意到他的眼神了,但并没感觉到不适。


“你不会游?那抓紧了,我带你过去。”


羽还真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手掌被握得紧了好几分,就又入了水。


 


羽还真从没来过这里,所以当他们顺着疾驰的乱流奔游时,羽还真第一次感觉到了震颤到心底的惊悸。风天逸只是替他屏去了水,但并没有阻挡水压。每当他们转向,羽还真都能实际地感觉到水流扑打在身上。


这乱流中有人造的城墙,似乎是有意顺着水流改变的方向建造的,那墙壁上还保留着最初的装饰,每一段都还亮着萤石做的壁灯,雕刻被磨平了棱角,壁画被浸褪了颜色,但那并不妨碍他去感受它们原始的美丽。


最有趣的是这样湍急的水流中还有成群的鱼类,在他们游动时追到了他们身旁,与他们一同飞快地擦过那些还在慢悠悠招摇的水草。


整个水底都是生机勃勃的。


羽还真感觉自己就像游历了一场故事中的庆典一般,惊艳,又喘不过气来。最终他们穿过一段岩体,在开着莲花的潭面上浮出,看见洞天之中伫立着一座巨大的宫殿。


上岸时风天逸摆尾时扑出的水浪太大,羽还真傻傻地忘了躲,风天逸拉过他时,对方还笑了一下,引得风天逸也是又气又好笑。


“嗯?”羽还真回过神,知道去观察周围的情况了,就发现了问题,“这宫殿下有机关。”


“啊……”风天逸打量起这不知道紧闭了多久的宫门,找到一个镶嵌在其上的圆形金盘,用神识探了一下,便解开了。


“你知道更重要的是什么吗?”


沉重的宫门缓缓打开时,风天逸问了羽还真一句。羽还真摇摇头,风天逸便直接答道:“你从没来过这个地方,那无相鬼是怎么造出这个地方的。”


羽还真愣了一下。


宫殿里的灯火自动燃了起来。风天逸叹了口气,对羽还真说:“先看看吧。”


 


往那刻着百草每一块都不重样的地砖上一踏,风天逸就知道羽还真肯定喜欢这个地方。因为有太多机关了,看起来这里就是个专门贮藏各类机关的地方。


果然羽还真按捺了两三下就按捺不住了,开始东窜西看。不过小白蛇倒是挺克制,风天逸愣是看出,他是对自己熟悉的机关才会碰,不熟悉的只是围着用眼睛研究。


风天逸转头,扫视起陈列在周围的书架上,都是些什么典籍。其间羽还真开始问他,“陛下,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虽然论对机关的操作解构,肯定是羽还真更熟谙,但论奇闻巧事,还是风天逸见多识广。于是风天逸开始跟他解释起来。


“那个是转花灯。”


“那个是一字结。”


“那个是拟星盘。”


羽还真也不缠人,知道大概是什么了,就自己钻进去研究了。风天逸料想他这样也不会出什么事,便放他在外头看,自己朝宫殿内阁走去。


与外头的砖石结构不同,这内阁是木制的,呈圆形。一股木香充斥在阁中,淡淡的,并不刺鼻。里头的书架陈列着更多的书籍,圆心是一个榻台,上面有灯,看样子是以前供人阅读和休息的地方。风天逸走上去,察觉到那灯有些不同,动手转了一下。刚一转,榻间便被打开,看上去还很新的被衾枕头被机关送了上来。


风天逸顿了一下,也就放任不管了。


绕过书架,下头还有一段环形的水渠,风天逸站在栏杆边看了一眼,便发现那水渠的底部,竟然是一幅幅壁画。他首先看到的是一个穿着华服的女子的形象,于是他走了两步,从一幅众人朝拜君王的画面开始看。还是那个华服女子,出现了葬礼,然后是术士,奇异的香炉。风天逸越看,眉头皱得越紧。


羽还真走进内阁的时候,风天逸正好回过头,看到了他。


“我们今天不回去了,这会儿有地方,你累了就休息。”说罢,风天逸开始在周围的书架上搜寻起来。羽还真并不多问,只是凑到风天逸身边,拿起一个珍珠白的双环,问:“那陛下,这个又是什么呀?”


风天逸一边取书,一边扫了眼。本来他只是轻轻看一眼,这一看倒也有了些兴趣,便从羽还真手中拿了过来,回答道:“这是合合贝扣,是用来……”风天逸顿了一下,好像是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羽还真倒是不以为意,看到风天逸拿着一边的环,自己也伸出手,握住另一边的环。这一握,环上的纹路就亮了起来,扣到了一起,那纹路中的光流窜了一下,然后像烟花般,碰撞着在半空中绽开。羽还真“哇”了一声,觉得怪好看的。


风天逸手指颤了一下,羽还真把合合贝扣从风天逸手中抽了出来,只是想着放回去。


羽还真虽然没有细想,但也察觉到了风天逸是要在这里看书,还是要看很久的那种。于是他出去放好东西,选了几样自己想研究的机关,准备挪进内阁的榻台。可羽还真再进内阁时,看到风天逸坐在榻台边,手边堆着刚刚挑出来的书……什么都没做。


羽还真尚且以为对方是在想事情,不敢打扰,在另一头占了一小块位置,摆好自己的机关开始研究起来。没研究多久,羽还真还是忍不住,鼓起勇气抬头看了眼。这一看,他心头止不住一跳,因为对面风天逸真地没在看书,而是撑着头,在看自己。


羽还真下意识用手指扣起机关的缺口来,几次抬眼垂眼,风天逸好像还是没回过神,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好在不一会儿,风天逸自己就不看了。


羽还真自然不会去追问。两个人就相安无事,各自看到半夜。


羽还真披着被衾睡着以后,并不知道,目光一直落在书卷上的风天逸,又转过眼来看他。微微摇晃的灯光照得人面柔然而宁静,风天逸思绪一滞,回过神来时已经伸出手,想去碰那小白蛇。


一声轻笑在空气中闪过。


风天逸收回手,朝虚无的空中,望了一眼。


 


一眠无梦。羽还真睡饱了自然醒,看了一眼旁边的漏刻,发现确实也到早上了。他抬头时自然看到了风天逸,对方还握着书卷,姿势都没怎么变,看样子是看了一晚上。


到此刻,羽还真觉得自己还是该问一句的。


“陛下,你在看什么呀?”


风天逸不紧不慢地合上书,放到了一边,眼睛看着前方,回答道:“你还记得我说,无相鬼是因我龙族先祖被召到世间的吗?”


羽还真点了点头,风天逸朝圆台下的水渠扬了扬下巴,示意羽还真去看。


风天逸看着他的背影,一边活络有些僵硬的筋骨,一边问:“看到什么了吗?”


羽还真趴在栏杆上,边走边回,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过来,“嗯,是壁画,画的……这是一位君王吗?龙尾?是龙皇吗?这个是君王的妃子吗?”


“好像说的是,龙皇的妃子去世了,龙皇因为很思念她,召来了术士,用了这个香炉一样的东西,然后龙皇就睡了过去,在梦中见到妃子。”


风天逸眨了一下眼,脸上不起波澜,“这就是先祖和韶舞妃子的故事。”


羽还真回过身,望了一眼风天逸。风天逸不得不说,羽还真在该聪敏的时候是真的很聪敏。


“难不成,这个香炉,召来了无相鬼?”


风天逸垂下眼,一夜未眠的疲惫终于还是涌了上来,他点了点头。等到他养了养神,再睁开眼时,羽还真已经回到榻边坐下了。


“那是个阴谋,是一个会随着龙皇血脉延伸下去的诅咒,死者并不能复活,而每一代龙皇,都会在动了情伤后被无相鬼拖入梦中,心智坚定地自然能度过,可若执迷不悟,就会永远迷失在梦中。”


羽还真听罢,沉默了好一会儿。没想到这个无相梦境,竟然是用来……谋害龙皇的?


风天逸还好端端地坐在他面前,可羽还真已经开始担心起来。


“那陛下你……”


风天逸自然是知道他在想什么,漫不经心地笑了一下。羽还真看到对方手臂搭在膝盖上,慢悠悠地转过头注视着自己。


“只是我略有不同,我至今并未有倾心的人,更遑论情伤了,所以……我推测是这次趁着七星灯祭,有人又召唤了无相鬼。”


羽还真点了点头,不由思考了一会儿,突然想到,“可这种梦境就是用来攻击人心里的弱点吧?陛下并没有心结,那怎么能加害陛下呢?”


羽还真看到风天逸脸上淡去的笑意又浮现在嘴边。风天逸面容俊逸,平日里不露情绪自然让人不敢逾越,但此时这么懒洋洋地笑,倒是让人看得出神。


“用你啊。”


水漏发出细微的声响,除此之外,内阁里静悄悄的。羽还真觉得自己不能再跟风天逸对视下去,可又挪不开眼,只能摆着一副傻傻的表情。


可风天逸还是若有似无地笑着,坦然地注视着羽还真,“既然我尚无喜欢的人,那就给我找一个我会喜欢的人。”


这才是你为什么会被牵扯进这个梦里。


其实说什么喜欢不喜欢,只是印象上的罢了,从喜欢到动情,说远不远说近不近,风天逸觉得羽还真也能理解这一点,可他看着羽还真那颤颤巍巍的眼神,突然就不想把话说得那么清楚了。


“怎么了?不想被我喜欢?”


 


========================================


 


困死宝宝了,明天还上班,总觉要猝死。。。。


都没时间回头看一遍斟酌措辞,大家凑合看吧。。。。。


 

评论

热度(121)

  1. 莫非衍豌豆娘 转载了此文字